<%@ Language=VBScript %> 暗黑杂谈

When I see the motion, I want to see the direction;

When I see the direction, I want to see the destination;

When I see the destination, I am expected to have action;

 我的征尘是星辰大海。。。

(点击这里去领略真正的星辰大海。。。)

The dirt and dust from my pilgrimage forms oceans of stars...

(click here to see the real oceans of stars)
 

 

  我的征尘是星辰大海。。。
The dirt and dust from my pilgrimage forms oceans of stars...
 

(日记太长了,我就把它们另存在这里了)★★

wpe1.jpg (2587 bytes)

黄教授讲习所
1.开始篇
2.TO BE OR NOT TO BE...
3.
暗黑之独孤九剑  
4.我是谁?(一)
★★
5.我是谁?(二)
★★
6.我是谁?(三)
★★
7.我是谁?(四)
  ★★                              8.明天就要嫁给我了

wpe2.jpg (2702 bytes)
舒朗的天空
1.Let's date on someday

2.Can i have you in my arms?
3.Dream comes to be true
4.I stand alone in the rain
5.Don't say goodbye

wpe4.jpg (2413 bytes)
DIABLOII
电影剪辑

1. ACTI_1 疯人院

showing.gif (4628 bytes)

 

暗黑杂谈

wpeA.jpg (5636 bytes)

 

坛主的心愿

杂谈匝坛,杂弹砸坛,别家灌水,咱这砸坛。

暗黑破坏神2是BLIZZARD(暴雪公司)一个游戏而已,不玩游戏的人很多并不屑一顾,(其中绝大多数的MM都是。。。)而且以本人的水平本就担当不起。无奈痴于酷爱,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做一个不称职的小坛主,以便抛砖引玉让各位暗黑高手有个一显身手的地方。

杂谈匝坛,杂弹砸坛是仿照<围城>里不学武术的曹元朗所作的 狗屁不通的新古典主义歪诗的诗名-----拼盘姘伴。如有涉及知识产权的问题,希望曹氏后人尽速提出。

我的小小的BBS(中文)

网站数据

wpe6.jpg (2916 bytes)

黄教授和刘教授

twoman.gif (14160 bytes)

1.女人==空调 ★★
2.台湾==寡妇
3.
联合国==居委会
4.谈恋爱==做化学实验
5.苏文纨这个女人
6.唐晓芙==出水痘?
7.阿扁:我要做二奶!(1)
★★
8.阿扁:我要做二奶!(2)
★★
9.阿扁:我要做二奶!(3)
★★
10.阿扁:我要做二奶! (4)
★★     11以前的杂记                     12我从前天天跑步的地方--世界上最美丽的赛道


mainact5.jpg (8608 bytes)


EYLOOK.GIF (13401 bytes)美丽的蒙城
1.老港的风景。

2.对风景的陪衬---我的样子

3.战斗在敌人心脏里--革命战友。

4。大教堂

 

来到了加拿大

杂谈杂议

1.三宝山小记  

2.加拿大的怪事多

3.无理头--程序,音乐,同性恋

4.尼亚加拉大瀑布 ★★

5.多伦多随想

6.初到蒙特利尔

7.不妨就叫〈蛛儿的故事〉吧

8.一个中国人眼中的加拿大(又名:少见多怪篇) ★★

9。CEO==和尚

10。闲话篇之不知所云

11。惘思录-写在新年到来之前    

12。闲话篇之胡言乱语

13。闲话篇之闲言碎语

14。挚情篇之我爱王菲

15。唐诗试译

 

快乐的学习时光

在TAV的日子里

一。Puzzle

A. PUZZLE  ★★

B. Answer  ★★

C. LastPirate

二。作业

A. Computer Education 

B. Internet Courses

C. Exam

三。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A.天马行空(Knight's Tour)

B.爱因斯坦的问题(zebra puzzle)

C.走迷宫(1)

D.走迷宫(2)

E.走迷宫(3)

F.凑24的游戏(24game)

G.墨尔斯电码(morse)

H.QuickSort(template)★★

I.DynamicList★★

J.完成的海盗

四。下载

1。24游戏

2。天马行空

3。走迷宫的初始数据

在CONCORDIA的日子里

一。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1。 我的字典★★

2。 feof的困惑

3。 Logic(逻辑类)

4。 Matrix(1)

5。 Matrix(2)

6。 Stack

7。 Detective

8。 ArrayTest

9。 WordReader

10。PowerDictionary★★

11。Logic(improved)★★

12。SuperDictionary★★

13。Sentence

14。PowerLogic★★

15。CodeCompetition1

16。CodeCompetition2

17。CodeCompetition3

18。CodeCompetition4

19。汇编作业(1)

20。C++小游戏作业

21。汇编做的平方根算法★★

22。平方根求法的改进版★★

23。汇编作业(2)

24。C++作业极其简单地模拟Monopoly

25。Matrix(3)

26。MyLib(MASM)★★

27。LogicSets(1)

28。汇编作业(3)

29。反证法★★

30。Relation(1)

32Relation(2)

33。Generator(1)

34。WhoAmI

35。RSA(1)加密系统★★

36。RSA(2)加密系统★★

37。RSA(2.5)加密系统★★

38。Generator(2)

39。Counting★★

40。SpaceWalker★★

41。Depth-First-Search★★

42。Container

43。Partition

44。Matrix3

45。NumberDivider

46。CountNumber

47。Dijkstra

48。Consecutive

49。Prim

50。Kruskal

51。Queue

52SortMachine

53Cartesian

54。Fraction

55。DFS--Standardized★★

56。Zebra--DFS★★

57。Polynomial

58。StackArray

59。DFSArray★★

60。Missionary★★

61。Message

62NewKnights★★

63。NewWordReader★★

64。ArrayException

65。StringSearch★★

66Poke

67。Sequence

68。Haskell

69。Reduce1

70。Shuffle

71。Reduce2

72。SimpleShuffle

73。Reduce3

74。Crap

 

二。So it is said.

    So it is written.

1。概率论的问题

2。离散数学里优先级的小问题

3。不知所云的证明

4。模糊逻辑的模糊认识

5。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三。Concordia 

1。CodeCompetition

2。CodeCompetition No.1

3。CodeCompetition No.2

4。CodeCompetition No.3

5。CodeCompetition No.4

6。有客自远方来

四。下载

1。MyTree

2。平方根的汇编求法

3。改进的平方根求法

4。汇编作业体验版

5。逻辑矩阵的输入

6。逻辑矩阵的输出

7。国际象棋的棋盘

8。国际象棋的棋盘代码(你可以不看的呀!)

9。逻辑类的头文件

10。逻辑类的cpp文件

11。逻辑类的lib文件

12。汇编作业加强版     (win98 OK,XP 有鼠标看不见的问题)

13。最短路径的输入矩阵

14。洗牌的结果。

15。要最小化的DFA

Legend:

1    平均水平

2。 ★★  较好  

                                  

                   

六月一日 天黑黑,气温降到了8度,仿佛又回到了冬天

昨晚鼓余勇追穷寇,又用BFS的框架来解决第15题。这是一个四度空间路径问题,虽然总共只有16步,可是,到了第11步以后生出的节点就 多到以至于内存不够的地步了。因为,单单第11层就是超过4百万个节点。没有办法我只好把问题简化成10步。另外,让我对C++感到恼火的是我因为使用了static的变量结果virtual的函数不起作用了,叫我白白辛苦没法继承了。(准确地说是不能多态。)

今天又用Depth-First-Search问题重新解决了一遍。DFS和BFS运行结果呈鲜明的对比:DFS使用内存极少,仅仅几百k,但是cpu被完全占用了,而BFS使用cpu很少,只有百分之几,但是内存要用到几拾兆,最后把磁盘的交换文件都用光了还是不够。这个问题的结果很夸张的,如果我的计算正确的话,结果文件大小会有1G多。我的D盘都撑破了!

六月二日  看窗外阳光灿烂,听树上小鸟唱歌

早晨终于抽时间验证我的加密程序了,我一直坚信我的程序没有错,可是为什么结果和老师的答案不一样呢?终于搞明白了,我的输入0667前面的这个0在害人,0代表8进制啊!

六月六日 昨天是什么天气我今天早晨实在想不起来了

昨天的考试简直是开玩笑,竟然和sample一样!简直就是cheating!回来后愤愤不平就写了这个无用的Container类,不知道这种动态二维数组用什么用,反正就算是练习一下模板类的继承吧?总算明白继承前要先给父类传递子类的类型参数,否则编译器怎么编呀?

六月七日  好像是晴吧,下午出门看就知道了

夙兴夜寐,殚精竭虑,苦苦想了将近一个月终于完成了Partition的发生器。我也终于明白了我前天潜意识里面写多维动态数组的意思了,就是为了存储partition啊!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暗示,今天临辰5点从梦中醒来发现在梦里我已经有了程序的思路了。不过仔细一想,其实方法我老早就想过,只不过因为效率的因素,不想用递归,所以迟迟不能解决,当然存储的形式也是重要因素,像这种最少一个元素,最多n个的数列,存储实在是一个麻烦事。

六月八日  太阳真灿烂啊!

下午,一觉睡醒,硬拖着MBA胡去跑步,然后,躺在HEC前的草地上学洋人晒太阳,一边欣赏眼前身穿BIKINI也躺在草地上刻苦读书兼显示身材的法兰西MM,一边畅谈起我儿时的理想:小时候出生在西安,常听说当地的老农民的理想就是冬天里有太阳的日子里,躺在向阳背风的山坡上,边晒太阳边抓破棉袄里的虱子,然后,中午回家吃老婆从政府那里领回的救济粮做的饭。恍惚间,我正在实现一个中国农民当年的最高理想:来到加拿大晒着太阳,抓着从草地爬到身上的小虫子,然后,回去吃着QUEBEC政府的Bursary做的饭,唯一不同的是饭不是老婆做的。不过反正是有饭吃就是了,哈哈。。。

补记昨天的日记

六月十一日  下了一天的雨

真闷啊!胡思乱想就写了这么个无用的东西:Number Divider。比如一个数10,你知道有多少种和的形式吗?(正整数)10有39种组合方式。早上无聊之际又把我的矩阵类修正了一个bug,现在可以正确地求解多元一次方程组了,不过,这实在太简单了,都不好意思贴出来了。不过,为了维护程序版本的连续性还是贴吧?关于LHRRCC没有学过离散的我也懒得解释了。

六月十二日 Another day in Paradise

如果说蒙特利尔的冬天是地狱,那么这里的夏天就是天堂了。我今天当然就是在天堂里的又一天了。这年头不知还有多少人喜欢Phil Collins的歌了?这就是我

六月十四日   风雨如晦

老妈第一次写邮件给我,并把老爸的来鼓励我。下午去买了个数码相机,这是我认真学习的样子。今天,又胡思乱想一番,不知所云一通。 临辰三点我还在看DVD,有时候我对自己很绝望,18个鸡蛋如何放到四个篮子里呢?这个问题并不很难啊,可是我的程序却写不出。谁能指点我一下呢?

六月十六日   风轻云漫,阳光灿烂

读了离散里的Hamilton Path,决定响应毛主席号召理论结合实际,跑到公墓里在迷宫似的林荫道里寻找Euler Circuits.哈哈实际上是用我的新数码相机拍风景照了。晚上debug了半天,自己随手改了一个小东西,结果害得我吃尽了苦头。我把我的BFS类变得标准化了,程序员只需要重载一两个函数。并且又解决了离散里一个简单的小问题。

六月十七日   晴

晚上上课回来加夜班赶着写Dijkstra算法,就是图里面的最短路径算法,好累啊!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觉得算法可能有问题,因为,最小值是对的,但是路径却不对

六月十八日   还是晴天

早上醒来才完全明白为什么昨天的算法不能给出正确的路径:因为节点加入集合的顺序与路径是毫无关系的,我们只能记录每个节点的前一个节点来最后逆推路径,因此,我在display的函数里用个简单的栈就能给出正确的路径了。本来书里的算法只是算最短的长度,路径完全是副产品,所以,没有提到。

六月十九日   阴雨绵绵

在Matrix里加了一个Warshall算法,算是对求transitive closure的一种快速算法吧。别看简单实际上很不好理解的。关于递归公式的再思考

六月二十一日   晴

离散老师出的额外的题目

六月二十二日  晴

昨天为了写isomorphic,结果意外地想到了解决树根设为静态变量,后代无法继承重载虚拟函数的问题。这个静态变量我把它做成了指针,只有在开始搜索前,有对象传入自己的this指针,把自己设为根。同时在添加子节点的时候,必须重载createSon函数,正确地创建类的对象。我用这个方法作了一个寻找连续0的程序。昨天看焰火好累啊。

六月二十四日  烈日如火

痛苦的一天!从昨晚上就开始写prim的算法,前后整整一天了。图的最大问题输入输出,我用一个16x24的incidence矩阵来描述这个图,几乎所有的错误都来自于这个矩阵数据的错误。我把我的BFS搜索类进一步完善了,并且简化了matrix类。

六月二十五日  晴

Kruskal还没完成,运行了Dijkstra解决assignment。 我下午想出了判断图是否有circuit的办法:顶点数不等于边数。不过程序我来不及检验了,1。明天要考英语写作。2。程序跑到12层就等很久了,估计又是几百上千万个节点了。

六月二十六日  骄阳如火

早上考英语写作,那个小资产阶级的老太婆出的题目都是从她所钟爱的《gazette》小报上来的,让我气愤不已,一怒之下,就第一个交卷子去理发了。下午听rice大学来的教授的演讲,真是如醍醐灌顶啊!我坐在第一排谁也不知道我是representative of equivalence class of undergraduates。因为其他人都是研究生和博士生,哈哈。其实他讲的都是一些简单的逻辑学发展为计算机科学的基础前的历史,穿插不少人物简介和掌故,老教授的德国口音很重,不过我基本上能懂。

忽然想起TAV的不学无术的Fatty

六月二十七日    树欲静而风常不止

他们又怎知我的征尘是星辰大海。(为藏拙,不给链接,想看自己找.)

什么是树?

六月二十八日   风舞九天,云动四海

Is there "universal truth"?

I am stuck again.当我试图用DFS重做Kruskal时候我发现了大问题,我的顶点和边的数量关系的前提是connected graph才行,可是判断connected几乎和判断circuit一样的昂贵,我真是不清楚是否真的有人实际用这个看似简单其实复杂的Kruskal写过程序?谁能告诉我?

七月二日     风舞清扬

看离散时一个简单问题的另一种简单解法。昨天是加拿大国庆节,游行时候看到法轮公的盛大排场让我 气不打一处来,这帮恶棍为了拿着美元真是丧心病狂!

七月三日      东边日出西边雨

千古奇冤!蒙城一夜。离散数学的考试完全不像我估计的那么简单!最可恨的是我写了那么多BFS的程序,居然最后一题BFS不会做,真是程序员的耻辱!准备反省做最深刻的检讨。这两天把我最喜欢的王菲几首歌的歌词抄下来了。我也不想这样,因为不知道自己是否太软弱。看到天空蝴蝶,我沉醉,结果从此再也醒不来

七月四日    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

为了改正我的错,我决定重写标准的BFS(用数组这样更快,虽然少了灵活性。)为此,先写一个简单的queue

七月七日    天是阴晴不定吧?

我的BFS计划又搁置了,部分技术因素,部分是我把时间都花在了测试中国互联网发展现状的调查中了。(这个说法是够含蓄了。)老师都是认真的。

七月八日     看起来天气挺不错的

什么是减法?

七月十一日    淫雨霏霏

netwalky探讨唐诗英译。

七月十二日    天是阴的

朱春明同学要回来了,我去接他的行李。(他的人我就不管了。哈哈)做了一个英文版,主要是方便只懂英文的朋友,也就是把这个网页里所有的英文及其程序部分挑出来而已。 再顺便把c++作业贴一下,这几天实在是太堕落了,什么也没有做。

七月十四日   今天天气真是好!

不是我不明白。我一直很不好意思把一个少于100行的程序贴上来,但是它毕竟解决了我一个长久的pain.朱春明同学指点我解决了一个小问题

七月十五日   阳光普照大地

把长久未解决的问题答案贴一下,是从离散里炒来的,这个问题太难了,要用到inclusion-exclusion原理。昨晚的小问题是关于new对长度为0的数组的内存分配会返回空指针吗?答案是不!你预计到了吗?

七月十六日   忽晴忽雨

安能辨尔是雌雄?贴简单的作业会有人笑吗?

七月十七日    又是一个好日子

我终于抽时间把我心爱的DFS基础类进行了标准化,我感觉我用BFS用的太多了。我的斑马问题不能再拖了,我设想用DFS来解决它。昨晚去看焰火节,澳大利亚的焰火真漂亮!

七月十九日    老天的脸色不代表我的心情

长久以来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痛苦的声音在呼唤我,今天,我终于。。。正确地解决了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斑马问题

七月二十二日   临辰就能知道当天的天气吗?

今天,应该完成DFS的标准化工作。买了一片《notting hill》很同情男主人公--open a pandora box with troubles inside。后来计划改变了,我该做作业了

七月二十三日   多云?有雨?

local variable的reference可以用吗?

七月二十四日     阴有雨

今天早上把作业又小小的修改了一下,主要是当所有项都为0时候也要显示一个0。再一个就是安全复制,当两个对象order一样时候,显然不用再分配内存,同时,只有当复制成功并且分配了新内存才需要delete,如果有任何的异常,原来的数据必须恢复。同时写了一个comprehensive的测试程序,结果是比较长的。

七月二十六日  风起于野,云舞长天

正如我以前所说的,每次写关于深度搜索的东西,对我都是一个恶梦,我不知道其他学计算机的人怎样,反正我是想得头疼,尤其要将其写为一个反复用的类,更是累。我已经用链表写过一个,可是从效率的角度来看数组更好,可是改旧的真不如重新写。写不出来先去长征家蹭晚饭。

晚上看焰火又是刮风又是下雨好冷。长征提供了一个puzzle,朱春明同学很敏锐地提出递归的思想

七月三十日   风舞九天之上,云动四海之边

I just want to say thank you for your great job!

八月一日         风舞云飞

关于256bit加密的猜想。还有昨天做的作业,实在是太简单了吧?

八月二日       凉夏一日

终于,终于,终于完成了烂尾工程----DFSArray,把我心爱的DFS类的内部结构改造为一个数组,我也是鬼使神差地心底里总觉得链表结构比数组效率来得稍低一些,改呀改,很简单的改造变成了漫长的马拉松--超过一个星期。程序这东西,中间一停,后面再接起来就很烦人了,哪怕再简单的东西。所以,完成了我的心愿,我很高兴。

可是,接到家里的电话,却把他们快气哭了,我也不想这样,我心里也很难过。可是,这个世上有人相信我的征尘是星辰大海吗?

八月三日     好热的一天

今天去看同性恋大游行,好热。回来把我的DFSArray基类变成lib形式的obj文件,并放在lib目录下,.h文件放在include目录下,这样就是我的一个新的library。又用它作了一个三个传教士过河的经典的应用程序。

八月四日    热可是下了一场阵雨

一点关于conversion constructor的小问题。And at least it is correct, right?

八月六日      又是阵雨

Is conversion constructor involved here?

八月七日   好像是晴天

作业越来越简单,我写信去complain也没有用。无聊的作业。

八月十日   晴

今天要搬家了。昨天(就是一个小时以前)花了快一天改造我的DFSArray标准类,总算有一点点成果:我认识到深度搜索因为内存使用是固定的,没有必要不停地动态分配释放内存,所以,我改为搜索开始前建立一个对象数组。

八月十二日   晴间多云

搬了家发现sympatico的高速网不能用,只能忍痛取消,发现一个小漏洞:就是我这块自留地还没有被取消,就先将就着用吧。

我在黑暗中搜索,没有一丝线索,除了天边一颗若明若暗的启明星。我想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从读字开始-wordRead.

八月十三日    晴天

虽然不能上网来更新主页,可是我的日记却应当继续纪录我的征途,因为我的征程只能是星辰大海。Do we lose file pointer? 又写了一个作业,我的测试魔板的程序本身也是一个魔板程序,因为我痛恨重复的代码。

八月十四日    又是一个晴天

我出了一道考题,因为老师要每个人都贡献一道题目。

八月十六日    早晨有小阵雨

昨天,又翻弄以前让我痛心不已的往事--Code Competition。关于最复杂的第一题,当我尝试着用我的DFS类来解决时,我以为我遇到了不可克服的障碍,想了一晚上,明白类似Turing Machine一样,对于一个确定的状态只能由一个输出结果,只不过这个状态也许是由某一个内部参数决定的内部状态,于是,我在类的内部加了一个状态参数,这样问题的options还是不变,不过状态多了,还是维持一一对应的关系---这好像是我们所有科学的基本形式,为什么?

八月十七日    艳阳天

A const demo.

八月十八日     锄禾日当午

Re: I am not asking for something, but I do want to make it clear that I finished assignment 6 early last week...

I was shocked...

八月二十一日    阳光灿烂

想起了忘却的誓言。。。

八月二十七日    好天气

也许这一个星期所做得值得记忆的事情就是发现了VC++可能的一个小问题:Is it a bug of vc++6?

八月二十九日     秋高气爽

也许计算机课程里唯一不能一目了然的并不是离散数学而是Formal Language。这是我去年在York大学偷听的一点心得,不过话说回来了,所谓语法难道不就是一种编码原则,不也就是所有语义元素的排列组合,不也就是一系列non-terminals到一系列terminals的函数关系吗?这些不全都是离散数学研究的课题吗?

胡思乱想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从此再不得安宁!为什么人总是犯同样的错误?自罚跑操场7圈。

重新捡起几天前的计划--写一个poke的小咚咚,见笑了,现在还只能发牌,比较ackward.

九月一日   天高云淡

mathematical induction.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心得,可是,为了凑数还是写了这么一段。听小皱讲曾国藩坚持几十年写日记,看来我应该学习他。明天就要开学上课了,我的征程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誓言

九月五日    秋高气爽

晚上去看免费的电影,这真是劳动人民的享受啊!感谢Quebec政府,感谢Montreal政府,咱老百姓可以看上露天电影。电影是好莱坞的老片子,应该是西区克可的悬念片,因为他所有的特征都有:恐高症,失忆症,谋杀,爱情,喜剧悲剧的转换。。。

回来后作网线的水晶头,奋战到半夜,终于网络通了,真好。

九月十二日  天真热

一个星期没有做事了,一方面是小徐从温哥华来,另一方面是刚开学很紧张。这个学期的课程全是硬骨头,今天是中秋,晚上上自动机原理,真好似听天书一般。天上月圆,人间月半,年年岁岁人们都在憧憬着新的希望。我只能默默地盼望我的征途真的 如大海星辰般的灿烂。希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想的多了就成了希望;有一份梦想总比无梦的岁月来的好,至少我每天可以去幻想。

Why should we use literals?

九月十七日   老天爷会发高烧吗?

我会的。

comp229的作业。

九月十九日   秋花落叶知多少?

最简单的作业。

九月二十一日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I think there are quite a few mistakes.

九月二十二日  天空灰蒙蒙的,好像布满了征尘

我的haskell作业,一句代码想一天的作业,看来我还是太笨了。Why don't I check website first?  This is completely wrong!

335-1,335-2,335-3,335-4,335-5,335-6,335-7

The declaration of an object should not add parentheses after constructor

229-1,229-2

九月二十四日 终于云开雾散出太阳了

程序是有一个小小的错误,主要是原来改代码的时候,漏掉一行。数目应该是56个

九月二十五日  忽雨忽晴

自动机原理作业修正。335-8

我花了25块美金买的域名还是不能用,而且写信去问,始终没有回音,真担心被骗了。

九月二十六日  晴

吾尝终日而思也,不如须臾之所学。

九月二十七日  晴冷

我的域名迟迟不能兑现,我想这次是被美国鬼子骗了,上网去搜索了一个新的免费的host,没有广告,应该国内看得到吧?以后就到这里来吧,geocities的广告太讨厌了。

实际上是冤枉人家了,现在一切都好了,可惜我自作聪明把cgi脚本给删除了。因此,计数器暂时不能做了。

九月二十八日   凄风冷雨

写了差不多一天才写了一个小程序---Reduce。功能很单纯的,就是把一个NFA的Transition Diagram转换为Regular Expression。原理很简单的,就是一次次地去掉一个个的节点,合并expression。程序写的很ugly的。这里是输入文件,就是一个含有"baa"为substring的语言的DFA。

九月二十九日  风吹树摇

蹄之不如不蹄之。提之不如不提之!

九月三十日     风雨如晦

心情跌倒了冰点,我把我的座右铭中的journey改成了pilgrimage,因为,journey和joy的开头一样,而实际上真正的旅程只是一片艰辛的看不到尽头的征尘。我知道我看得越清楚,我就会越看到它的艰难,然而,这也更说明那尽头并非绝对遥不可及。

十月一日    寒风凛冽,冷雨飘零

今天是所谓的国庆节,我很高兴,因为我去学校做心理测试题赚了8块钱,是现金。又去把胡一刀仓皇逃回国时遗留下的财产捡了回来,让他们继续在加拿大这片土地上战斗。战利品包括:将近100个一分钱的硬币,一件很新的鸭鸭牌的羽绒衣,一件这小子在这里买的夹克,他穿太大,我穿才合适,毕竟咱的身材在加拿大是标准的嘛!还有那个宝贵的从ikea买回来的杂物架,放上我的printer和scanner, it's perfect!

十月二日   天气很冷,阳光还算灿烂

昨天折腾了一晚上也没有解决中文显示的问题。这个网站的server提供的脚本写出的字串不能正确显示为中文,所以,我只好把留言簿作为英文的小小BBS作为中文留言簿

作业太多了,因为,没有什么作业是容易的。除了自动机原理,三门课都有programming的作业,我虽然不怕,也很喜欢,可是,毕竟大都是新东西,要浸润几十个小时以上才能成为专家吧?反正我是这样,就好像汇编,总要自己写很多程序,才算比较熟悉吧?

十月三日 阳光也变得如室内的暖气一样捉摸不定

229的作业真是不好做啊!一上午也没有做完理论部分,最后一个关于bootstrap loader可能遇到的错误,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大家讨论一下吧

十月五日  阴雨绵绵

今天下了一天的雨,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脚本语言简直是垃圾一样,我已经决定不再尝试了。烦闷的打了一天的游戏。想象人就是这样,平常抓得再紧,偶尔一放松有全都废了。何况我平常也不是那么抓紧点滴时间。

花了一天时间写数据结构的程序,写得很开心,因为这样的C++程序才是我所乐意写的,不算复杂,可是写起来挺有意思。主要是我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在胡思乱想一个毫无疑义的问题:能否把一个模板类作为类型参数传递给另一个模板类呢?这实在是无稽之谈,我却想了很久都不明白。最后还是放弃了,老老实实地按常规写吧。结果在这里,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洗牌的模拟,主要是必须运用抽象的基类的方法来完成,同时,要分别用数组,合链表两种子类来检验。

十月八日  晴朗的天空

今天真不好意思,看书发现了我的reduce程序有大bug。原来我不能假设在最后的结果中间头不能从final到start。花了一上午改正,真累啊。夏天的回忆,一组夏天拍的风景。作业的简化版。

十月九日  多好的天气啊!

今天晚上考自动机原理,题目非常的简单,可是,让人担心期末会很难。一高兴就把Dr. Ford讲的minimize DFA算法写了一个小小的类,算是第三版吧!现在是一点钟了,我实在是没办法完成merge等价节点的程序了,这种活看起来简单,写起来很繁琐的。

十月十日 夏天最后的灿烂

今天我从别人那里偷来了脚本程序,改了改就准备交上去了,这是我的耻辱,可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对脚本语言深恶痛绝了,看见就恶心,叫我怎么去写?就如同我讨厌java,以至于离开几条街还讨厌听人说起他的名字。窃书不算偷,程序就更不算偷了,大不了我将来多写一些c++来弥补我的罪过就是了。但是今天的收获却是解决了长久困惑我的一个小问题,这个说出来会被人笑话的,就是在head file里声名的变量必须用extern关键字才能被多个cpp文件引用。或者就干脆把他声名为static见笑了。

想知道蒙特利尔的天气吗?看这里。  

我热切的期望有更多的朋友参加讨论,如果你们有什么建议和想法,不妨留话给我      

mymail.gif (26956 bytes)给坛主写信 我现在用的是宽带,感觉不出速度慢,如果各位浏览时候觉得慢的话,给我说一声,我就把图片改小。

Hosted by www.Geocities.w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