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片段中的思緒


所在分頁: 1 每頁筆數: 500 HTML開關: OFF
留跡時間: 2001/09/17(15:59:1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前言:】寫作這篇文章之時,發生了在很多人來說,大概一生也不能忘懷的恐怖襲擊事件。歷史上的恐怖事件無數,但是以前沒有電視機的直接影像傳播,或者甚至未曾發明照相科技的時候,恐怖事件對人心的震撼力比較模糊。可是今次紐約世貿中心的恐怖襲擊,特別對剛巧在電視機面前看著事件即時發生的經過的人來說,目睹客機撞向世貿第二座大樓,然後兩座摩天大樓相繼倒塌,那種對心靈及心理的震撼力,相信可說是永誌難忘!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5:59:53)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幾年前我在美國工作,曾經出差到紐約,太太在周末的時候,也飛到紐約與我一起遊覽一下,當時亦有登上帝國大廈及世貿中心頂層的觀賞台參觀,少不免拍了幾張照片留念,如今取出照片懷念一下,心情更加唏噓不已。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0:2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事發當晚久久不能入睡,全晚睡了大概只有三兩個小時,雖然身體疲倦,但是頭腦仍然不斷地轉動,主要當然不是對兩座著名的大廈惋惜;也不是為了事件對全球經濟可能發生的影響惋惜;請饒恕我這樣說,也不是為了死難者及其家屬覺得最為惋惜;最為惋惜的是:照著神的形象所創造的人,竟然可以為了信仰的緣故,無視別人生命的尊嚴、傷殘者與毀容者一生的痛苦,以及無辜死難者家人的悲痛,利用其他人的生命,及恐怖事件發生之後所產生的恐懼感,企圖達成一些宗教及政治的目的(通常這些有組織性的恐怖分子,政治和宗教的觀念和目的是連合的)。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1:0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事發當晚久久不能入睡,全晚睡了大概只有三兩個小時,雖然身體疲倦,但是頭腦仍然不斷地轉動,主要當然不是對兩座著名的大廈惋惜;也不是為了事件對全球經濟可能發生的影響惋惜;請饒恕我這樣說,也不是為了死難者及其家屬覺得最為惋惜;最為惋惜的是:照著神的形象所創造的人,竟然可以為了信仰的緣故,無視別人生命的尊嚴、傷殘者與毀容者一生的痛苦,以及無辜死難者家人的悲痛,利用其他人的生命,及恐怖事件發生之後所產生的恐懼感,企圖達成一些宗教及政治的目的(通常這些有組織性的恐怖分子,政治和宗教的觀念和目的是連合的)。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1:5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事情不應該發生也發生了,似乎焦點應該放在仍要生活下去的其他人。人人最終都有一死,可是,死有輕於鴻毛,亦有重於泰山,只祈願眾多死難者的死傷,可以長遠的帶給全人類正面的反省和生命的重整,而不是更多的互相猜忌、歧視、仇怨和報復。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2:2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對基督徒來說,我也希望能夠有一些反省:眾多回教徒對信仰的認真和為了「真主」視死如歸的精神,很多基督徒也未必有!其實「視死如歸」本身乃是極偉大的情操,只視乎能否將這種精神配合理性、公義和慈愛,用在恰當和美善的行動和場景之中。但是越虔誠的基督徒,就越容易有走到極端的危險,讓宗教狂熱的情緒影響一些待人處事的方式。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2:5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不要只批評回教徒,舉個例說:美國也有不少個別基督徒,甚至基督徒團體襲擊墮胎診所,甚至傷害和殺死墮胎診所的醫務人員。聽見過不少基督徒為了維護基督徒不會謀殺人這個不能証實的假設,而武斷地說那些殺害醫務人員的並不是基督徒。我認為沒有全知能力的受造者,不應該武斷地否認別人是基督徒,有太多的因素會影響基督徒作出完全不合理的事情,精神病就是一個好例子,然而,錯誤的觀念在這方面也明顯地有巨大的影響力。傳媒曾經訪問攻擊墮胎診所的「基督徒」,他們表示為免更多無辜的胎兒受到殺害,那些屢勸不改,繼續「謀殺」胎兒的醫務人員被「消除」是迫不得已的,亦可籍此對其他進行此等「勾當」的醫務人員發出警告;他們會認為那是「替天行道」,犧牲少數人以拯救眾多的胎兒是合理的,並且那是基督徒維護無辜的勇敢見証....(為免產生任何誤會,讓我補充一句似乎明顯到相當多餘的說話:我們也不能認為所有說自己是基督徒的都是基督徒,因為只有神自己能夠作出這方面無誤的判斷)。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3:5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太多時候,虔誠和熱心的基督徒,都受到某些教會不適當的教導及影響,以致對自己信仰的理念和外表儀文都太僵化地持守,因為那些都是很多地上的教會,用以維持組織架構及領導層統治權威的基本根據;並且他們都很容易找到看似相關的經文支持(要將自己的理念和看法合理化,稍為熟悉聖經的人,都不難斷章取義地,或者靈意化地找到經文作出支持)。問題是那些教會有沒有教導弟兄姊妹經文其他解釋的可能性?以及用來合理化自己的行動的經文,很多時甚至存在著其他表面上自相矛盾的經文?又有沒有平衡地對經文作出分析?有沒有鼓勵和實行教會全體弟兄姊妹集體地慎思明辨,用集體的等候神和互相看守的方式,一起去了解神的說話和摸索神的心意?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4:2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很可惜,太多時候,教會的領導人只會利用自己的權威,單一化地教導弟兄姊妹一套教會領導層認為經文唯一的解釋。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4:5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面對可能影響組織架構及統治權威的任何人或事情,領導階層都可能變得違反常態,進行激烈的「聖戰」,正如有楊牧谷在【伴我前行】一書堶情A分析教會權力架構覺得受到威脅之時的反應:「他們會做盡一切平日他們告訴別人他們鄙視之事,只因他們的口公義慣了,硬是不相信自己的手會是骯髒的,這也是為什麼教會的權力鬥爭常常比教外人來得殘忍的原因。」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5:1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在日常生活當中面對未信的人,平衡地、有愛心地和公義地待人處事極不容易;卻不要以為在教會生活中面對主內的弟兄姊妹,平衡地、有愛心地和公義地待人處事會比較容易。原來,在一個強調統一信仰理念和看法的環境當中,信仰的認知給人的感覺是不變的、永恆的、穩定的、絕對的、也是一致的!大家很容易忘記了,我們在地上一切對神、對信仰所認知的,其實只是好像透過一面鏡子觀看,模糊不清(使徒時代的鏡,一般是用青銅[bronze]做的,因此會「模糊不清」,甚至其實是「如同猜謎」 那就是原文”ainigma”的原本意思)。聖經提醒我們:「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註:“模糊不清”原文作“如同猜謎”),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 [林前 13:12]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5:4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面對不同的意見,我們卻不肯承認,自己所知道的有限,對信仰內容的認知,甚至對我們信仰的對象本身 神方面的認知,都很「模糊」(我常常用的比喻,是好像「瞎子摸象」一般),除了「基要」的幾點明顯不過的事實之外,沒有人有權或能夠作出定論!大家對大方向的觀念方面的認知亦不應該有太大分別,但是對各種信仰的細節,有誰能夠確定自己一定完全是對的,更堅持其他人必須「統一口徑」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6:0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教會各領導人能否謙卑地多聆聽和認真地考慮其他弟兄姊妹的意見呢?至於對待不同意見的弟兄姊妹方面,能否更加寬容和忍耐,用愛心去接納和珍惜,發揮弟兄之愛、手足之情?就算弟兄有得罪眾肢體的地方,畢竟,主耶穌教導我們要饒恕弟兄七十個七次。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6:31)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前言)如果紐約世貿中心慘劇的犧牲者可以復生向我們說一句話,他們會不會選擇告訴我們:「和平相愛合一和互相尊重地珍惜眼前人」?我認為除非世人都能夠領略這一點,可能那些無辜受害人就更加枉死了!各位長老,可不可以都摒除成見,考慮一下你們對待異見者是否問心無愧地已經有足夠愛心和寬恕的心呢?如果未能夠饒恕一個「得罪了」教會的弟兄,這個教會還能夠自稱為「合神心意的教會」嗎?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7:09)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以下開始正文部分:】香港神的教會眾長老於2001年7月30日發給本人一封電郵,內容原文照錄如下,一字不漏,毫無增刪(絕對沒有更改過任何一個字):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7:41)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周謹文(筆名「同路人」): 對於你的來信,教會眾長老經討論後,有以下回覆:你所寫的內容及在網上的言論嚴重譭謗教會,破壞人對教會的信任。教會眾長老議決繼續停止你擘餅及進出聚會地方。希望你能悔改。香港神的教會眾長老2001年7月30日】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8:3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聞說於發出電郵當日,即7月30日,教會特別召開全體同工大會,公開對我作批判;繼而再於翌日7月31日在教會祈禱會當中,高調地再一次在全教會面前,對我作出批判。我因為被迫缺席受到「審判」,對於自己「受審」的內容並沒有第一身的現場了解,只有靠一些在場的弟兄姊妹告知「審判」的情況。因此,我以下的一些回應,乃是根據弟兄姊妹給我的資料,我相信他們告訴我的都相當準確,因為從不同的消息來源,我所聽到的都很一致。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8:57)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從來不知道自己被控訴的詳細內容及人証物証,口頭上沒有人通知過我,書面上更加沒有;二十年前沒有,現在也沒有。從來都沒有檢控書,現在我也只收過宣判結果的一份簡單通知。而我收到的不等於一份判決書,因為判決書會詳細列舉判決的各種理據和原因,而絕對不應該只是記載一兩個莫須有的罪名,既「籠統」又完全沒有証據及理據的支持。這是否一間光明正大的教會應有的對待弟兄的手法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09:3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現在別提我被迫「缺席受審」是否公正這一點了,「公審」也完結了,我一直在等教會給我這一個「犯人」所犯何事的詳細交代。很可惜,我耐心地等候了一個半月,就連口頭上交代詳細指控的內容也沒有,我有冤枉的地方也無從辯白,更加不用說什麼上訴了。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0:0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如果教會領導人那麼「大陣仗」地臨時召開全體同工大會,以及在全教會祈禱會當中,繪影繪聲地詳盡描述我的「重大錯誤」,而相對地,整件事情卻輕描淡寫地只用兩行半文字的篇幅來向我這個「被告人」作出通知,是否有點本末倒置、避重就輕之嫌?不禁令人疑惑,這種做法是否有表現出挽回一個弟兄的任何意願和誠意?很可惜,這種安排很難免被看起來就像在弟兄姊妹面前做一場精心排演的「騷」,反而在當事人面前就象徵式地交差算數。不知道幾位長老覺得我是否誤會了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0:39)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等幾位長老,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考慮到,在其他弟兄姊妹面前對我的各種批評,是否有部分涉及論斷的成分?而你們對我的各種不滿的意見,為何不先讓我這個被告人詳細知道呢?你們不想公平地看看我有什麼解釋或者「苦衷」嗎?志光還算與我有過一些意見交流,湘文和惠榮連正式與我交談過一次也沒有!請問幾位長老(特別是湘文和惠榮)對我的批判為何不先起碼打個電話看看我有何解釋?先且不論幾位對我批判的內容是否正確和公允,請問起碼在程序上是否虧負了我,沒有詳細和具體地讓我知道你們認為我錯在那堙A沒有給我任何解釋或答辯的機會,連公開批判進行之後,也沒有向我交代!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1:1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你們的做法,不禁令我覺得,好像你們認為向其他弟兄姊妹交代我的「錯誤」,比較向我這個被告人清楚指出我的「錯誤」重要。就算我有什麼「錯誤」,詳細地向我解釋我做錯了的地方,令我看見及明白自己的「錯誤」,這樣多盡一分力去挽回一個「錯誤」的弟兄,不是比臨時召開同工大會作出批判,卻反而容易給人一個急急「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的印象重要嗎?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1:39)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論斷」的原文是”krino”,作為一個法律上的術語,是審判、判決和定罪的意思,就是好像法官一樣,對他人的是非對錯作出審判,甚至作出定罪與否的決定。英文聖經翻譯為”judge”,意思翻譯得比中文聖經明確。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2:1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沒有人可以「論斷」(判決)別人做事的動機,因為動機是存在人心堶悸滿A而只有鑒察人心的神確切地知道人的做事動機。人只可以對別人所做的事情,就著事情作出是非好壞的判斷。可惜,連惠榮也公開地,在眾弟兄姊妹面前,附和林志光、羅湘文對我的無理指控,並且說我「別有動機」,從他所說的一番話的上文下理,很容易知道他不是稱讚我「別有美好動機」,乃是批評我「別有不良動機」。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2:31)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這樣,從論斷我的動機不良方面著手,不禁令我想請問惠榮一句:我們這些凡人,什麼時候變得擁有看透人心的「神奇力量」呢?惠榮,但願我是誤會了你的說話,如果我對你所說的話有所誤會,請作出澄清!而你是否可以考慮說話不那麼「婉轉」,明確一點的話,可以避免大家無謂的猜測嘛!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2:5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雖然多次指出余弟兄明顯地做錯了事,我也多次聲明,如果有誤會或者真的有甚麼苦衷,請他作出澄清。其實可以說我是代表眾多弟兄姊妹,熱切地請求他作出合理解釋。可是,我絕對不敢在神面前論斷他的動機!人絕對可以「好心做壞事」,我們可以判斷「壞事」,卻絕不能代替神坐上審判的寶座,判斷一個弟兄是否出於「好心」或者「壞心」。余弟兄長時期與關姐姐分隔千里(差不多四年時間!)肯定是「壞事」一樁,是否「好心」,我卻不得而知。余弟兄應該親自對這事情向弟兄姊妹公開作出交代,弟兄姊妹可以一起看看他的解釋是否合理。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3:2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可是,林志光卻在公開聚會當中,做了余弟兄的代言人,為他辯護擋駕,更加作出了判斷,說余弟兄是出於「好心」而離開關姐姐遠走他鄉。志光這樣做是否越俎代庖,侵奪了神才擁有的判斷人的權利?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3:5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看見一個人做了一樁明顯的「壞事」,卻說那個人出於「好心」,恕我說這種判斷不是「凡人」所能做到的!我想請問志光:為什麼對於我為了教會的好處作出多番積極和善意的提醒,反而不說我出於「好心」?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4:2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如果看見一個人做了件好事,我們應該作出稱讚,我也不反對形容那個人出於「好心」,作為一種對做好事的認同和鼓勵,而且這種評論起碼沒有與行為表現的事實相反。當然,有時人心詭詐,我們仍然不能絕對抹煞有「做戲」博人信任的可能性;只是,比起有人會虛偽地做好事,可能更值得遺憾的是,人與人之間實在缺少互相信任,太容易用懷疑的眼光看待其他人,甚至太多互相猜忌。其實,若無足夠証據,基督徒實在應該有不輕易懷疑他人的量度和榜樣,起碼自己對其他人不能絕對証實的動機上的懷疑,不應該輕易地公開提出作為批評。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5:2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聖經告訴我們:判斷人的是神,不是任何人:「設立律法和判斷人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救人也能滅人的。你是誰,竟敢論斷別人呢?」[雅 4:12]; 「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為主能使他站住。」[羅 14:4]; 「你這個人,為甚麼論斷弟兄呢?又為甚麼輕看弟兄呢?因我們都要站在神的台前。」[羅 14:10];「你們不要論斷人,就不被論斷;你們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你們要饒恕人,就必蒙饒恕」[路 6:37]; 「你這論斷人的,無論你是誰,也無可推諉。你在甚麼事上論斷人,就在甚麼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這論斷人的,自己所行卻和別人一樣。」[羅 2:1]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5:5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二十年前,教會對我作出判決,卻沒有任何仔細列明的控罪,連判決的內容也沒有任何人個別地向我說明過。今天的判決也只有兩行半的內文,目的其實祇是宣告教會的決定,這樣做是否合理,相信大家應該心中有數,我們公義的主將來也必定會有一個公平的判斷。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6:3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此外,林志光說二十年前有人看見他在球場與我談話,我可以肯定他和我不止一次在球場談過話,但那並不証明他曾經向我詳細交代過教會對我的指控。他本人更加絕對沒有向我交代過教會的判決和處分(這一點似乎沒有聽過他有異議)。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7:1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關於梁仕培在一本筆記簿記錄了梁志強對我的判決,其中包括了不准我以後進入教會地方。我希望大家考慮一下,做過學生的人,一定經歷過,有時連在黑板上的筆記也抄錯,何況是口頭的說話呢?我們寫筆記之後,時常都要與其他同學對照(compare notes),目的就是避免筆記的錯誤。而停止擘餅的判決又時常與禁止進入教會的地方的判決一起施行,會不會當時梁仕培寫完「停止擘餅」之後順手再寫下「禁止進入聚會地方」呢?會不會當時事出突然,他也許比較心神恍惚,聽和寫的協調出了問題呢?梁仕培當時也是一名年輕學生,他可以完全肯定沒有寫錯筆記的可能性嗎?是否有筆記記載就証明一定是事實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7:3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為什麼教會認為一個弟兄的筆記(憑聽覺接收的訊息),一定會比當事人所聽見的準確?就算那兩種處分的確有由梁志強在聚會中宣佈過,為免弟兄姊妹聽漏聽錯,何不將判決白紙黑字地交給被判決者呢?這就是我提醒教會行政方面不足之處的其中一個好例子。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8:0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站在教會的立場,最公平的觀點應該是:筆記有可能寫錯,因為寫筆記的人有可能聽錯,而當然當事人也有可能聽錯(這一點我是不會,也不能否決其可能性的)。問題是,教會不應該為著証明自己的行政沒有問題,利用一個弟兄的筆記作証據,隱含著偏幫自己的証人並不會聽錯,而另一方就一定聽錯了。我根本不用執著於當時教會的宣佈是什麼,或者誰人聽錯及誰人沒有聽錯,因為那不是重點。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8:33)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認為重點是:教會沒有盡過任何力,去確定一個被處分的弟兄清清楚楚地知道他自己的處分內容。當然最妥當的辦法,一定是白紙黑字地傳遞這個重要的訊息!可是,教會在事前沒有告訴我會對我作出處分;在公開宣判之後,也沒有跟進我是否清楚了解自己的處分。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9:23)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然而,這個教會行政問題另外一個最大的關鍵,是教會根本沒有紀律處分的正式文件紀錄!如果有的話,對於教會當時對我的處分形式,拿出文件來一看不是可以水落石出了嗎?拿出一位弟兄的筆記簿就當作事實的根據,教會自己卻沒有正式紀錄,面對這種欠缺,志光仍然聲稱教會行政管理沒有問題,這是否實事求是的態度呢?如果我是教會領導人,大概會羞愧得無地自容,怎麼也不會好意思拿出一位弟兄的陳年殘舊筆記,用來証明教會並沒有行政混亂的吧?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19:5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再者,就算我是聽漏了不准我進入教會地方這一點,弟兄們是否可以有禮貌地向我解釋清楚,而不是粗暴地對待我呢?那時我被粗暴地對待,教會長老不一定知情,可是,大家可以理解到,教會長老負責教導弟兄姊妹的愛心及言行,發生了這種事情,是否可以完全置身事外,還是仍然難辭其咎呢?況且,做出這種行為的,不是初信的弟兄,卻是有份參與帶領教會的中堅分子啊!弟兄姊妹的心態是否真的有一些「宗教狂熱」的意味,企圖「替天行道」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0:2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當然,教會現在表面上好像是改善了處分的處理的方式,發出了一封電郵給我。教會眾長老可能已經認為這是一項改進。然而,稍具常識的人,都知道任何重要的文件,就算時間急迫,需要先用電郵通知,之後仍然必須用電話確定對方收到電郵(電郵失誤的情況相當嚴重!)或者應該再用郵遞方式寄到對方地址。教會對一個弟兄的判決,絕對是等同於社會上的「法律文件」,而社會上的法律文件如果緊急的話可能首先電郵或傳真,但之後必定用掛號方式郵遞,才算作正式通知了對方。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0:47)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教會祇是發出一封電郵,之後完全不聞不問,沒有任何跟進,會不會是再一次顯示出教會在這項極為重要的行政措施,骨子堮琤鄘晱憐釣謍蚺W的妥善安排,也表現得並不在意判決是否已經送達被判決者手中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1:5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今次「有幸」收到這封電郵,但如果我「不幸地」未能收到這封電郵,我又從何直接得知教會的判決呢?是否要我間接地從弟兄姊妹「聽聞」關於自己的判決呢?教會領導人是否可以施展一點點愛心,設身處地為受到判決的弟兄姊妹的感受著想一下呢?容許一個弟兄有可能需要間接地才得知自己的判決,那絕對不能稱之為有愛心和謹慎吧?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5:4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一個公道、有愛心和有耐心的教會,處理事情的手法會恰當得體和顧慮別人的感受,那才能夠令人口服心服。況且,現在處理的不是一件事情,是一個主所愛的弟兄,請各位捫心自問:主耶穌為了他釘十字架,你們為他作了什麼呢?我覺得教會好像是將一個又大又重的十字架無情地擱在我的肩頭上,差一點想將我釘在上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6:19)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各位長老,請問你們是想速速處理一件事情了事,還是想幫助一位弟兄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6:5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的確想回到神的教會事奉,那是因為我對神的教會,有一份深厚的感情,而且神的教會也是我留有不少美好回憶的一個地方。教會當中有不少是我服事過的弟兄姊妹,甚至是我所結的果子。舉兩個例子,梁淑德姊妹,是我講福音信主的,她是林護中學的老師,相信不少弟兄姊妹都曾經受教於她門下,可惜,是神的教會的不幸,她離開了神的教會,但是我十分快慰的是,她已神學畢業,現在於宗派的教會當傳道人;此外,馬義奮長老的太太邱小娟,也是我用福音所生的女兒,她更加是我第一個施浸的信徒!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7:21)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被逐離神的教會之後,多年來仍多次的以四位數字、甚至五位數字的金錢奉獻,支持教會當中的弟兄姊妹事奉。另外,我也奉獻了一個吸塵機(雖然是二手的)給屯門山景教會。我在山景教會聚會的時候,也主動修理過抽水馬桶(其他口說愛教會,但抽水馬桶壞了又不理會的弟兄,可能值得向我這個被驅逐出教會的弟兄效法一下!)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7:5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與林志光面談的晚上,往葵芳教會途中,志光提起不如買一些水果上教會吃,他選好了葡萄和車厘子之後,在他付款之前,我也主動地先付了,好作為對弟兄們一點愛心的表示。因為我在面談的過程當中,心情比較緊張,所以買了的水果一點也沒有吃過,其實主要都是志光在吃(在我的觀察之中,當晚心情最輕鬆的是他,其次是湘文。惠榮和茂盛的心情卻一直處於相當繃緊的狀態,在此順帶再一次多謝上述兩位應我所邀,出席面談聚會。)之後吃剩的水果,我也主動地請志光帶回屯門,說希望對他的身體健康有所幫助(我真的是用這種字眼祝福他!)我說這些例子,乃是迫不得已,因為志光表示看不出我對教會的一份感情!希望他回想一下,能夠吃到我用愛心買的葡萄和車厘子,是不是因為我對教會和弟兄們的一份感情?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8:3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主耶穌說:「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 [太 6:21] 說實在,我的財寶也有一些在神的教會當中,甚至亦有一些吃在弟兄姊妹的腹中(我在教會及自己家中煮飯給弟兄姊妹吃,以及請弟兄姊妹在外面吃飯的次數也不少!)希望志光不要在消化了我用愛心買的水果之後,卻說懷疑我對教會弟兄姊妹的愛心,當然更加希望他不要在沒有真憑實據之下,懷疑我所做的乃是出於虛偽的動機。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9:1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如果我說,我對弟兄姊妹有一份感情,相信大家不會反對我已經在行動上有所証實吧?反過來說,口口聲聲說想關心我的志光,到今天卻沒有具體地讓我從他的行動上分享到他的愛心。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29:4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志光在面談當晚鄭重地在幾位弟兄面前向我道歉,說抱歉二十年來沒有關心過我,我認為他如果真心的有歉意,為什麼今天有機會,又不作出任何補救呢?為什麼連電話也不再打一個給我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0:27)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志光向弟兄姊妹說我很矛盾:「想與我們聚會,因為認為我們好,但又能寫長文章攻擊我們不好。」我是否真的很矛盾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0:5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第一、每一個地上的群體都有其好處,也有其缺點。我從來沒有「籠統」地說過:「我認為神的教會好」;我也從來沒有「籠統」地說過:「我認為神的教會不好」。這樣「籠統」的說話,根本沒有實質意義。當晚面談的時候,我確曾多番稱讚神的教會有各種優點,甚至有一些重要的地方比較很多宗派的教會優勝,例如:著重靈修、禱告、讀經、傳福音、「家生活」、弟兄姊妹也比較熱情和實行彼此相愛。為什麼志光不平衡一點地告訴弟兄姊妹,我對教會也有中肯和衷心的稱讚,只強調我對教會不足之處有所提醒,而稱之為攻擊呢?所謂「愛之深,責之切」,志光是否有忽視「愛之深」部分,而過份強調「責之切」部分之嫌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1:1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第二、我寫的長文章,不是為了「攻擊教會」,反而是為了愛教會。我只是用愛心說誠實話罷了!林志光所說的「攻擊我們不好」絕對不是實情,我的感覺是,他對我的各種提醒,似乎未能謙卑下來好好考慮接納,所以才認為是攻擊!人人都有好與不好的地方,人所組成的團體也難免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有人願意對不好的一面提出意見,如果聽不入耳,可能就會覺得是攻擊吧?這種反應大概也是人之常情,不過,但願主憐憫,幫助教會面對現實,排除自滿的危機,對於別人有洞察力的意見,能夠嘗試虛心接受。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1:41)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對教會愛之深、責之切,用心去寫文章作出提醒,正是我愛護教會的具體表現!如果我單單口說愛教會,卻不肯用心去看守教會的破口和漏洞,那樣只會是現代法利賽人的表現。各位長老,你們是否只喜歡報喜不報憂的弟兄呢?我認為甘願遭受排擠仍然肯進諫的才是好弟兄!你們同意嗎?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2:1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長老給我的罪狀,是譭謗教會。根據字典,「譭謗」的意思就是口頭上或書面上發出虛假或沒有根據的言論,有意去損害他人聲譽。香港神的教會眾長老給我的電郵及在公開聚會中對我作出批評的言論,都沒有事實根據。電郵內提及:「你所寫的內容及在網上的言論嚴重譭謗教會」,我覺得其實反而好像是香港神的教會眾長老嚴重譭謗我,因為我所有言論都有根有據,完全是事實,而有事實根據的言論,就根本不能構成譭謗的罪名。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2:57)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志光在聚會中向弟兄姊妹說我譭謗教會兩點,1.宗教狂熱,2.邪教。我絕對沒有在這兩方面譭謗過教會!我在給長老的信中,白紙黑字表達的是:1、有些弟兄姊妹在一些地方有時會有「宗教狂熱」的現象,2、教會的某些做法,有時會近似邪教的手段。我的文章仍在網上,大家不信的話,隨時可以上網查証!我這兩點意見絕對不是譭謗,且讓我仔細分析一下: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3:3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1、我認為自己有時也有「宗教狂熱」的一些表現,我並不引以為恥,甚至若能夠在適當的地方有「宗教狂熱」的氣質的話,我會引以為傲!「宗教狂熱」可以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宗教情操,但是我們必須要自己小心謹慎,不要被宗教熱情沖昏了頭腦,做出「過激」的行為(特別是那些容易令人誤會、反感、甚至絆倒的行為)。我並沒有「籠統」地說教會「宗教狂熱」,去作為一種低貶的意思,我實事求是地具體列舉出一些我認為不太恰當的或者「過激」的行為或做法,教會為何不具體地討論那些行為和做法,只是用一個我用來概括描述的詞,斷章取義地說我譭謗教會呢?在這種感到好像受到冤枉的情況之下,我對保羅所說的十分有共鳴:「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林前 4:3] 我認為自己蒙神憐憫,才間中可以有一些「宗教狂熱」的情操(我自己並不以此論斷自己!)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4:1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1)正如保羅也說過:「我們若果顛狂,是為神;若果謹守,是為你們。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 」[林後 5:13-14] 「顛狂」一字在英文聖經的翻譯是”out of our mind”,原來我們是需要基督的愛激勵 ,才能夠超越自己,甚至到「顛狂」(”out of our mind”)的地步。照保羅自己的說話,連他也是「宗教狂熱」之士哩!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4:4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1)不過正如我在前面已經提過,我們千萬不要被宗教熱情沖昏了頭腦而太「激」,有時倒要為著別人的緣故而「謹守」;保羅教導我們能「放」能「收」,能為主餓顛狂」,也能為弟兄姊妹「謹守」!我們要利用這種熱情成為一股強大的「推動力」,或者有時相反地成為一股強大的「自制力」,做出一些榮神益人的事情才好。我在「與林志光對話的啟示」一文,就是用各種例子提醒教會不要太「激」,也要有所節制!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5:0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1)其實,如果我當時用「極端敬虔主義」這個詞,代替「宗教狂熱」,相信教會領導人可能比較樂於承認和接受,因為「極端敬虔主義」說來比較好聽。實則兩者之間的意思,特別在行為表現方面應該大致雷同。我當時認為「宗教狂熱」一詞比較能引起反省,所以選擇這詞。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5:2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1)教會領導人只斷章取義地利用一些字眼來進行「審判」,要知道文字獄大多就是用這種方式達成,因此,這種做法太容易令人誤會是轉移視線,企圖令人「收口」的手段了,不是太有益有建設性,教會何不利用我所提出的事例作出檢討和反省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6:0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1)在此稍為岔開一下,神的教會一向不承認我們對基督的信仰是宗教的一種,亦反對將這信仰稱為「基督教」,其實根據宗教(religion)的定義,例如牛津字典(Oxford Dictionary):“1.Belief in the existence of a god or gods, who has / have created the universe and given man a spiritual nature which continues to exist after the **** of the body; 2.Particular system of faith and worship based on such a belief.”(我試譯如下:「1.相信一位神或多位神的存在,祂曾創造宇宙,並且賜予人類靈性,那靈性在身體的死亡之後仍繼續存在;2.根據前述的信念產生的一種信仰及敬拜系統。」)假如參考了字典的定義,而仍然不承認自己的信仰是宗教的一種,也是不會改變那個事實的。正如人類是動物(animal)的一種,任何人認為「動物」這個詞貶低了自己,而不承認那是事實,也無損那個事實。堅持自己的信仰不是宗教的一種,甚至於反感,那可能是無知的誤解,或更甚地可能是無理的固執。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6:31)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2、神的教會部分弟兄姊妹有時有「宗教狂熱」的過激表現,在有些做法過火一點或極端一點的時候,其他人看起來就會覺得「近乎邪教的手段」,那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危險。我用比較嚴厲的寫作手法形容這種情況,只是希望可以激發反省,令到教會的領導人和弟兄姊妹可以謙卑地檢討這個事實。既然我提出了一些事例,要討論的話,何不實事求是,就著事例作出檢討?為何反而避重就輕,只是抓著字眼的問題來製造罪名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6:5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2)我從來沒有在任何言論或文章中譭謗教會為邪教。我可以鄭重聲明神的教會對基督的信仰絕對不是邪教,那是與我共同的信仰,我自己並不信仰邪教!指控我有任何說話或者文字說神的教會是邪教,看起來反而好像是志光對我的譭謗,希望志光在神面前好好反省一下這種轉移視線的手法!並且需要公開向弟兄姊妹澄清我並沒有譭謗教會!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7:3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教會對我的第二個指控,是用上述那莫須有的「譭謗教會」罪名,說我「破壞人對教會的信任」。我認為人對教會的信任是用愛心、犧牲和信德的事實,以及願意花時間和心機在弟兄姊妹身上賺取的,正如神賺取人的信任的方式一樣。我對神的信任不變,但我對神的教會的信任卻十分有保留,主要是因為一些長老的某些行為不恰當所造成,不知道教會又會不會判決那些長老「破壞人對教會的信任」呢?我和不少弟兄姊妹絕對可以見証有那些長老破壞了我們對教會的信任!如果教會不肯理會有些長老「破壞人對教會的信任」,又是那門子的雙重標準作怪呢?如果有長老爭取不到弟兄姊妹的信任,但願不要但求就手,找我當作「代罪羔羊」頂罪才好!似乎乾脆在神面前好好反省和改善一下言行和品德才是上策!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8:0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如果提出教會在歷史上所犯的錯誤和偏差,及長老的過失或明顯的犯罪行為就叫做「破壞人對教會的信任」,那麼就沒有人可以控告長老了,因為任何控告長老的人都可以被扣上「破壞人對教會的信任」的帽子。其實,令到有些弟兄姊妹對教會失去信心,以致「破壞人對教會的信任」的,正是一些行為失當的及管理不善的長老!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8:3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看起來,志光和湘文實在有歪曲事實和存心誤導之嫌,他倆是否確實有抹黑弟兄和失去愛心見証的言論和做法呢?我有以下幾點希望大家嚴肅地考慮一下: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9:0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1、志光和湘文聲稱我「禁止他們禱告」,又「禁止自己禱告」,弟兄姊妹聽見都在笑。我覺得十分屈辱,因為實在沒有發生過那種事!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9:2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1)當時的實情,是狄惠榮頭痛,時間亦已經十時許,惠榮表示需要先離去,並且已經走到門口,我覺得當時亦談得差不多了,惠榮一離開,以當時的氣氛看,談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我便邀請惠榮稍留片刻,好作個結束的禱告。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39:4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1)其實開始談話聚會之前,我也希望首先一起禱告,可是我不想喧賓奪主,既然是志光邀請我,我尊重他帶領聚會的進行,他卻並沒有用禱告開始聚會。既然聚會開始時已經沒有禱告,我覺得如果連聚會結束時也沒有好好地交託和代禱的話,這次的相聚的意義一定大打折扣。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0:3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1)因為惠榮身體不適,為免禱告時間太長,我想請惠榮和茂盛兩位開聲帶領禱告;也為了避免志光和湘文也開聲禱告,可能利用禱告的內容「教訓」我,我便請求他們兩位只讓惠榮和茂盛開聲,為了公平,我亦表示我也不開聲禱告。為著他們明白我的意思,卻不想用志光和湘文做例子引起誤會,我甚至用自己作第一身舉了一個例子,說如果我祈禱的時候,求神開志光和湘文的眼睛,因為他們這樣看不見,那樣又看不見,帶領教會很有問題等等,等於在祈禱當中爭吵,似乎不是太好,所以希望由沒有在聚會當中爭論過的惠榮和茂盛開聲禱告,可能氣氛比較溫柔恰當。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1:2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1)為什麼志光和湘文不告訴弟兄姊妹,是我提出作結束禱告,反而說我「禁止」他們和我自己禱告?這種看起來歪曲了事實的情況,是不是兩位有什麼苦衷呢?我根本沒有權,也沒有能力「禁止」任何人禱告,我提出的請求,如果他們不同意,我也不能、亦不會阻止他們開聲禱告,而他們兩人並沒有表示不同意我當時的請求。為什麼當時沒有異議,而現在又利用我提出一起禱告的「美事」,歪曲和醜化成一件「醜事」呢?我真的完全不明白為何志光和湘文有必要歪曲一件大家在天父面前一起奉主的名做的好事,來醜化一個弟兄。我只知道志光和湘文在這件事上傷透了我的心,相信也必定傷了主的心。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2:4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2、林志光親口對我說,關姐姐是他所說的「第三者」。我誠誠實實,用「是就是,不是就說不是」的態度作出真實見証。志光,任憑你如何文過飾非,企圖掩飾錯誤,並不會將錯誤變成正確吧?事實終歸是事實,主自己知道真相!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3:1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3、「各處求告主名的人」曾經在討論網開過一欄主題,名為【這一回合,誰是贏家?】我認為教會這樣不公平地對待一個弟兄,無論人看誰贏誰輸,基督的身體已經成為了輸家!基督的身體是我亦有份的!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我們都互為肢體,沒有任何地上的教會組織,可以驅逐我離開基督的身體!我永遠是基督身體的一部分,可能神的教會的長老會看我為一根刺(或者可以說是「眼中釘」?),可是從我成為基督徒的第一天,我就是基督身體的一部分,是他們不高興也不能改變的事實。不知道會不會是教會的頭如此命定,需要等到教會的長老肯改變對待肢體的手段之後,我才不是他們身上的一根刺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3:3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3)讓我清楚一點地交代為什麼我認為這樣對待我,基督身體成為輸家,因為我認為:「如果沒有愛一個最小的弟兄,基督的身體受到虧損!如果沒有愛你的「敵人」,基督的身體受到虧損!如果沒有為你的「敵人」禱告,基督的身體受到虧損!」我想請問,花了那麼多時間批判我的兩個晚上,眾長老在弟兄姊妹面前,說了多少句話,表達了對我的愛心、關心和珍惜?你們為我禱告的時間又總共有多少?根據我的了解,大概都等於零!一個強調禱告依靠神和用愛心互相代禱的教會能不汗顏嗎?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3:57)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3)長老在全體同工大會,似乎都沒有顯出好榜樣,珍愛一個弟兄,帶領同工好好為一個你們認為有問題的弟兄禱告;全教會祈禱會,看來更加荒謬,竟然變成批判弟兄大會,之後也是沒有好好地為一個你們認為有問題的弟兄禱告!虛有其名為祈禱會,卻用來批判自己的手足而沒有好好為他祈禱,這樣的教會大家認為有沒有前途?大家能夠說這種現象不是基督的身體受到虧損嗎?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4:29)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3)幾位長老這樣糟蹋和殘忍對待一個小弟兄,不知道會不會還有顏面說自己愛神呢?聖經是怎樣教導我們的呢?「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神(註:有古卷作“怎能愛沒有看見的神呢?”)。愛神的,也當愛弟兄,這是我們從神所受的命令。」 [約壹 4:20-21]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4:53)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4、林志光指我說話失實,我實在有「被屈」的感覺,他又聲稱教會沒有行政混亂,其實教會真的沒有行政混亂嗎?如果我列舉了事實,証明教會有行政混亂的情況,說話失實的就是志光,而不是我!希望弟兄姊妹細看我一直以來列舉的事實,自己根據事實作一個判斷,而不要只聽志光的片面之詞。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5:1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在寫到一些歷史事情的細節上,如果牽涉其他人,我都起碼與幾位弟兄姊妹複查大家對那些歷史事實的記憶。而且我在發表任何文章之前,都有幾位在教會已經二十多年的弟兄姊妹先閱讀過,檢查過內容的事實,因此,我能夠說我已經盡力去實事求是,問心無愧。甚至可以說我的文章是經過一班弟兄姊妹集體努力去求證過事實的。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7:0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今次我被教會長老公開地作出各種沒有理據的指控,當然帶給我很大的傷痛,堪以告慰的是,因此事情之故,失去了聯絡二十年的陳XX弟兄與我聯絡上,大家相談甚歡,重溫手足之情,不亦樂乎!他表示因為以前相交的感情,今天願意與我互相關心,但是他也表明立場:對於用互聯網討論站的方式與教會公開展開討論,他不同意是最恰當和有效的方法;並且他願意跟我聯絡,亦不表示他認同我的所有見解。我覺得這是一個弟兄姊妹相交很好的模式的實際例子,對事情的看法不見得要一致才可以合一相愛和互相關心,其實在見解上互相尊重和肯接納對方也是很重要的。我亦順帶向他查証,証實自己對於他當年的事情第一手資料的記憶,在重點上大致無誤。下面提到的內容亦經陳弟兄証實合乎他親身經歷的事實。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7:37)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今次,為了澄清志光指我失實的地方,再次需要提及陳弟兄的事情,並且增加了一些細節,我希望不會引致陳弟兄夫婦太多不便或引起更多不快的回憶,我希望今次是最後一次需要公開提到他的事情。因為陳弟兄不認同參與在討論網站討論教會的事情,希望弟兄姊妹以後在網上的討論也盡量避免用陳弟兄的例子,作為對弟兄的尊重和體恤,因為他自己不會在網上向各位作出回應或澄清。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8:0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有關陳弟兄的事件詳情如下:當年教會初創立了一套戀愛及婚姻制度,陳弟兄那時與現在的太太交往得比較密切,梁志強便找陳弟兄「談話」,告訴他教會的決策是談戀愛半年之內便應該結婚,否則就要馬上停止見面。陳弟兄聽到梁志強的訓示之後,便當作已經得到教會的認同,只要半年內結婚,就可以繼續戀愛。陳弟兄與那位姊妹之後都得到雙方家長的同意和支持,便向梁志強提出他們會結婚,那知梁志強卻反悔,竟然反對起他們的婚事來,並且提出教會會對他進行處分。事後,陳弟兄回想當時的情況,相信當初梁志強認為他倆年紀尚輕,一定沒有可能半年之內結婚,因此必定會停止見面,所以才說他們有那兩個選擇,而沒有馬上直接了當地強行拆散他倆。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8:3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當時情況弄得很不愉快,梁志強向陳弟兄提出會對他進行處分的那個晚上,我和幾個相熟的弟兄姊妹,與陳弟兄及他的未來妻子,在葵涌h的一個球場相聚,分擔他們的難過,我對他兩人說,教會對他們的婚姻不肯祝福,我作為教會一個小同工,願意代表教會祝福他們的婚姻,我並且當場為陳弟兄按手祝福和禱告,祝願主安慰弟兄和姊妹的心,並賜福他們未來的家庭。我記得當時陳弟兄告訴我們,梁志強表示教會對他的處分會是停止事奉和擘餅。在最近的交談當中,陳弟兄表示他肯定梁志強說要停止他的事奉,至於擘餅方面,他記憶不太清楚,不敢完全肯定,可是如果我記得有提及這方面的處分,他也會認同。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49:2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之後,梁志強打算在教會聚會時正式宣布反對陳弟兄的婚事,陳弟兄向余弟兄解釋他倆之所以決定那麼快結婚,乃是因為教會婚姻制度的迫使,他結婚又不是犯罪,因此教會不應該反對,余弟兄也同意這一事實。余弟兄於是馬上派人通知梁志強不要宣佈反對陳弟兄的婚事,並且親自打電話到其他聚會地點,通知暫停在聚會中進行反對婚事的報告。梁志強卻卒之仍然宣佈了教會認為陳弟兄的婚事不恰當,不會為陳弟兄的婚事慶祝。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0:5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陳弟兄之後有七年時間沒有參與事奉,也有點羞於與弟兄姊妹接觸,於是只是出席擘餅聚會,但連信息的時間,也沒有參加。他多年來一直以為教會停止了他的事奉,但又沒有弟兄姊妹關心他們,鼓勵他們參加聚會及事奉。直至七年之後,有一位姊妹提起當日梁志強宣佈的時候,她也在場,沒有聽見梁志強宣佈停止他的事奉。此後他才逐漸多參與聚會,然後漸漸恢復事奉。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1:1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陳弟兄誤會教會停止他的事奉,教會損失了一個好弟兄七年同心服事主的機會,更加令到這對弟兄姊妹多年蒙羞和失去神家堛熒韁x,直到今天,他和太太連到「對不起」這一句話也沒有從教會得到。我也誤會了弟兄曾經實際被停止擘餅,因為之後事情的進展,陳弟兄以為其他人都清楚,所以沒有特別作出澄清。其實他以為事奉都已經被停止了,停止與不停止擘餅也沒有心情和不覺得有必要一一向弟兄姊妹作出澄清吧!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1:4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教會的紀律處分處理得含混不清,連當事人也不清楚的話,他周圍的弟兄姊妹又何從準確得知底蘊呢?我先前文章所提及的,是為陳弟兄受到教會無理反對婚姻抱打不平(雖然後來教會沒有實行太激烈的反對,可是梁長老也宣佈了教會的不支持和杯葛),我所提出的事件是否失實,就讓弟兄姊妹自己作個判斷好了!起碼,當事人陳弟兄並沒有覺得失實!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2:0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教會的制度、行政、甚至處分方面的執行,很多時候混亂到連當事人也不清楚,引致誤會連篇,志光卻連這種事實也不肯承認,更加沒有積極去面對,一味掩耳盜鈴,說教會行政並沒有問題。這樣子帶領教會的話,會不會有點像鴕鳥政策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2:27)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續4)梁長老其實也可說是這事件的當事人之一,可惜他如今已經離開神的教會,如果他對這事件有所補充或澄清,歡迎他提出,也歡迎他參與我們「反思」的討論。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2:49)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5、林志光說我威脅他們:「不接納他回來聚會就亂咁寫,接納他就唔寫。」我實在感到再一次被冤屈!我曾經表示,我在網上表達對教會的意見,是因為沒有其他有效的途徑向長老表達,就如其他弟兄寫信給長老,經常石沉大海。如果我成為同工,能夠直接向長老表達意見,我就不必再在網上表達意見;如果長老不接納我成為同工,我唯有在網上繼續發表意見。弟兄姊妹,我這樣實事求是,尋求一個有效的渠道向教會進諫的態度,你們說是在威脅教會,還是愛護教會?志光,可否不要一錯再錯,一再在教會的聚會中利用不盡不實的話,令我感到被抹黑了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3:1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大家都是一家人,如今手足之情何在?提出意見者光明磊落,議事論事,全部白紙黑字,歡迎就著事情,大家提出論據,作出討論。真理不是越辯越明的嗎?可惜,覺得意見不合耳的長老,沒有就著事情作出討論,未有顯出議事論事的精神,似乎是針對人而不針對事的表現,只在被告人背後進行批判,為什麼不在被告人面前公公道道地進行聆訊,雙方都可以公平地據理力爭?莫非是教會領導人理虧以致不敢與被告人正面對質嗎?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3:37)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任何公平的審判,都必須要讓被告人有機會提出答辯。教會領導人好像是恃著自己的特殊身分地位,提出單方面的指控,有違了公平公正公義的原則。就算是不願意當面對質,為什麼不白紙黑字地回應別人白紙黑字的理據呢?是我這個無權無勢的小弟兄的正義言論威脅了教會領導人管治的權威嗎?會不會這才是問題的癥結?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3:5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魔鬼是說謊之人的父(約8:44),請長老自重,嚴肅地反省,是否曾經有為了一個小弟兄的正直言論可能會影響到自己的身份地位,而將自己的靈魂,賣給「說謊之人的父」。假若有在眾弟兄姊妹面前作出歪曲事實的言論,就等於認賊作父了!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4:2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有一番話想向惠榮進諫。惠榮,你說了好些關於我的說話,我感覺到對我不公道,亦會很容易被弟兄姊妹看作你論斷我的動機,但我仍然相信你不會為了討好志光和湘文而甘願用謊話附和他們。我曾經在電話中向茂盛抱怨,說我覺得你對我的批評不公正和論斷並不道德,茂盛差一點沒有掟我的電話,他真的差不多馬上與我反目!他說不想聽見任何對你的批評,他是十分重視和愛戴你的!你不會讓他與其他支持和信任你的弟兄姊妹失望吧?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4:4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本來我想在面談的時候錄音,為防對話的內容被人歪曲,可是茂盛反對,我為了尊重他,就答應不進行錄音。我心想有茂盛和你作見証人,我應該是安全的。可是今天發覺,志光和湘文對一些事實似乎歪曲了,我沒有錄音帶可以作証,你是否肯挺身而出,澄清事實呢?茂盛雖然沒有主動為我澄清事實,但我深信任何人向他詢問的話,他必定會就事實的真相向查詢者交代清楚。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5:02)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有個弟兄向我見証說,兩個長老找他談話(那次不是林志光和羅湘文),他要求錄音作為雙方証據才肯進行談話,兩個長老也答應了,誰知談話一完,第一件事就有長老搶去那位弟兄的錄音機,然後強行取走錄音帶。一段時間之後,那位長老才委託桂嫻姐還給他一盒空的錄音帶。桂嫻姐是個正直的人,她一定可以為這件事作証的。長老說了謊話,說可以錄音,事後又反悔,還強搶錄音帶,那又有甚麼誠信和愛心可言呢?可能我沒有要求將當日談話錄音,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否則今天很多事實,就很容易証實!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5:3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志光和湘文,你們也不用害怕我偷偷地錄了音,我自問所做的事情以及所說的話光明正大,所謂「明人不做暗事」。可是,在暗中察看人的神,才是大家所需要懼怕的!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6:55:53)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惠榮,雖然我覺得受了很多委屈,但當日答應與林志光面談的最大目的,就是讓你和茂盛看清楚教會領導層的一些問題,不知道這個目的在你身上達成了多少?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3:17)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惠榮,你說過對志光和余弟兄的人格深信不疑,我想問你,如今眾多的事情都似乎顯示了志光有不盡不實的地方,你是否仍堅持對他的人格深信不疑?至於余弟兄,直至今天,他對很多弟兄姊妹心中對他行為方面的疑惑,仍然不肯具體作出回應,那是否愛護弟兄姊妹的表現?而他在行為上顯出了對太太的疏於照料,是否也是高尚人格的應有表現?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3:4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教會對我的對待,完全是有被告,沒有原告。余弟兄沒有公開表示過不同意或不滿意我對他的提醒,為什麼「皇帝不急太監急」?志光在會談的時候,給我的唯一罪狀就是在網上寫到關於余弟兄的事情。其實很多弟兄姊妹都有討論到余弟兄的事情,如今只是捉我出來「祭旗」,卻放過其他弟兄姊妹,這種做法又有何公道可言?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4:0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余弟兄自己沒有提出反對我對他的提醒,可能他心堣Q分感激哩!為什麼眾長老不讓「原告」與「被告」對質一下,讓我見識一下余弟兄的人格如何高尚?可能余弟兄會對我的提議和關心感激流涕;又或者他高尚到完全不會把別人「得罪」他的地方放在心上,因此就算弟兄對他有甚麼「得罪」的地方,他都根本不會追究!他更加可能還會告訴「得罪」他的弟兄,他準備好饒恕弟兄七十個七次哩!如果余弟兄願意饒恕弟兄七十個七次,不知道其他長老們是否跟余弟兄一樣的高尚,願意饒恕弟兄七十個七次呢?「那時,彼得進前來,對耶穌說:“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 耶穌說:“我對你說: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個七次。」 [太 18:21-22]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4:2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請問眾長老:除了我寫到關於余弟兄錯誤的事情方面不能構成罪狀之外(連他自己也未有反對),說我譭謗教會又根本不能成立,教會還有甚麼具體的罪狀可以加在我身上呢?假如香港神的教會眾長老仍然認為我有任何譭謗之處,歡迎提出法律訴訟。相信任何一個公道的旁觀者,都會看出教會無理的指控!看來教會在理虧之下,以致不肯回應我所提出的各種事實,又進行了扣人帽子,實在有轉移視線之嫌!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4:53)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有「敬虔主義」(不是偏差的「極端敬虔主義」)之父之稱的Phillip Jacob Spener (1635-1705),鼓吹教會的改革,定下著名的「敬虔願望」(pious wishes):1.個別地及集體地勤於研讀聖經;2.增加信徒的事奉活動,實行凡信徒皆祭司;3.在日常生活及工作中,實踐基督徒無私的愛心;4.與不信者及異端交往,需要有懇切的禱告、美好的榜樣、有說服力的對話、及充滿愛心的精神,以代替強制和壓迫。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5:1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覺得願意實行敬虔生活的教會,不妨參考這幾個「敬虔願望」。在我的經歷和觀察堶情A神的教會在第一和第二點,都做得不錯;不少弟兄姊妹,在第三點也有很好的見証;我認為神的教會最弱的一點,應該是第四點,神的教會對待在信仰的觀點上不同的人,時常都不願意有耐性地與對方進行彼此尊重的對話、也沒有顯出基督徒應有的風度、及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愛心,就算對方並非不信和異端的人,而是主內肢體,也一樣遭受到不禮貌的待遇,亦不見得神的教會有懇切地為意見不同的弟兄姊妹禱告!長老們,這方面的虧欠,是否值得檢討一下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6:05)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弗 4:1-6] 幾位長老,你們針對我而進行的不是一場遊戲!牽涉到的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覺有感情、會流淚會傷心、神所寶貴所疼愛的弟兄!請幾位撫心在公義慈愛的神面前審察一下,我這個小弟兄所犯的是什麼事,值得你們驅逐我於門外?我們服事的不是同一位主麼?我們相信的不是同一個十字架的救恩麼?我們所受的不是同一個聖靈的浸麼?我們敬拜的不是同一位神麼?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6:3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是誰給長老權柄去傷害及拒絕一個主所愛的弟兄呢?你們是如何竭力保守著與我的合一呢?驅逐一個有不同見解的弟兄是否有違背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不要功利主義地說,驅逐我是想避免不同的意見「影響」其他弟兄姊妹的合一,如果有這種錯誤的觀念,實在是有一點像殺害墮胎醫生以拯救其他胎兒的想法!用破壞一個原則和理想的方式來維護同一個原則和理想,是多麼大的矛盾和諷刺啊!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7:01)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每一個人都是彼此不同的、有創意的個體,在不同的地方都會有個別不同的意見,不恰當的壓抑方式,當然會減少創意和減少意見的提出,但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消除所有不同的意見。而且,用破壞合一的方法(驅逐一個沒有犯罪的弟兄本身已經破壞了合一),並沒有、也不會達成真正的合一,反而是在弟兄姊妹面前設立了一個沒有寬容忍耐和不肯饒恕的壞榜樣,這種違反聖經原則的處理方式,對弟兄姊妹以後怎樣待人接物影響深遠。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7:24)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其實不同的意見令到一個群體有反思的機會、有進步的機會;故步自封才是一個群體腐化危機的開始!避免不同的意見的目的,太多的時候祇是企圖使領導階層的權威不受威脅而矣!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7:53)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合一的寶貴是在於一群不同見解的人願意為著同一個偉大的目標努力奮鬥;不是在於見解統一!見解統一的一群人合一又有什麼難度呢?又有什麼需要去「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呢?請特別留意這些重要的字眼:「謙虛」、「溫柔」、「忍耐」、「愛心」、「寬容」、「和平」、「聯絡」,保羅勸勉弟兄姊妹要「凡事」和「竭力」去做到以上幾點,才能夠「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幾位長老覺得是否已經「凡事」和「竭力」做到以上幾點?對待我的方式是否明顯地缺少了以上幾點?我不想評論「謙虛」、「溫柔」、「忍耐」、「愛心」、「寬容」、「和平」這幾點,起碼「聯絡」這一點應該值得反省一下。(「聯絡」的原文”sundesmos”意思是連繫骨節或者器官的韌帶,引伸的意義是一種堅強的連繫,而這種連繫是多麼親切、多麼血肉相連、多麼堅韌的一種連繫啊![參歌羅西書2:19])請問二十多年來幾位長老做到與我多少連繫呢?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8:1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彌 6:8] 香港神的教會眾長老,我及其他一些弟兄姊妹遭遇教會的殘忍和不公義對待還事小,你們在神的面前是否能夠沒有虧欠地,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才是最重要!希望你們能夠速速切實回轉過來!在對待不同意見的弟兄姊妹的方式方面能夠仁慈一點。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8:40)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如果我有什麼誤會了大家,請作出澄清及指正,我樂於接受有根據的事實,並且必定公開作出道歉。否則,我期盼能夠看見你們用行動証明你們肯在主面前好好改過。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9:06)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最後,我希望自己沒有「贏了道理」,卻「輸了弟兄的心」,若有任何得罪的地方(但願那不是第四百九十一次,一笑!)幾位是否願意不但饒恕我,並且更進一步的接納我呢?你們對我的饒恕和接納,將會是教會的一大突破,及向那破壞弟兄姊妹合一見証的魔鬼的誇勝。我虛心地等候幾位長老答覆。願主憐憫並施恩,賜福予教會,阿們!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17:09:28)
留跡作者: 紳 士: 同路人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因為文章已有相當的長度,為保持其完整性及以後容易翻看,弟兄姊妹對本文的回應,煩請另開新欄,謝謝!

203.198.2.3


留跡時間: 2001/09/17(23:56:13)
留跡作者: 紳 士: no-wise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同朋友,首先我不是教會代言人。見到你一再貼文,有以下回應。一、你的遭遇,上網人仕相信不少十分同情你的。但正就這個同情,你已獲取你的補償。主已沒有欠你了。二、也許你在美國生活多年,已不知何謂帝國主義了,因為你身在其中。我相,請你找個助手,用casette record下你的文章,你再細聽,相信你會知甚麼是帝國主義。三、Personally,假若有一天與你認識,我也不想與你交往,恐怕有一天我與你的私事,甚至個人小事給你出賣。若有一天,你為我工作,我也不會委你重任,恐怕有一天給你拿來要脅我。雖知事情一公開,已沒有轉彎餘地。四、你說教會判決你,不公平。你又何嚐不是在網上判決教會?判決長老?同是單向的。五、你明白否美國政府今天為何驅逐被國務院邀請的中國記者團出境,終身不許踏足美國?請自省吧。最後,hope that 你學懂厚道一點,別人會接受你的。

203.78.84.10


留跡時間: 2001/09/18(03:46:59)
留跡作者: 淑 女: april
文章主題: RE: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遺憾的說:
同兄,很難過你已被停止聚會,也十分無奈,願神安慰你的心.啊們我不是一個多事的人,但對長執的處事作風,始終如一,深感無奈,以下是一些本人想知道的,希望各當事長執親自作答,不要其他的B/S代勞,越描越黑,特別是tree.星星等人,希望各當事人照聖經所說的,行事光明,出來澄清.(一)主說:我們要饒恕弟兄七十個七次,你們有沒有做到.(二)聖經的教導不是說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為何妳們對一些有意見或錯了的B/S有這樣的處理,是否有些不合理?(三)對於台灣事件,你們對高志強弟兄的指責,是否對他不公平,因他已證明,行動作回應,他不是你們所說的,這才是行事光明的弟兄,你們是否應公開道歉,還他一個清白,(四)本人曾經聽過北美一個弟兄說:你們的意見我是會聽的,但未必會接受,他會以他最高的亮光去處理,請問是否長執們才有最高的亮光和處理教會的事情權利,(五)為什麼有答問大會,我們在美國的B/S完全不知道,是否我們不是教會的一群,(六)我們的呈子是否一定會交到當事人手中,如果是為什麼不是當事人處理,(七)長老們,請不要將所有問題封閉,亦請相信年幼的b/s,他們有分析事情的能力,能判斷是非,將問題公開,更能減低流言的誤導.(八)其實以我所知,最近數年,有很多年長的b/s,有些甚至是長執,都被停止聚會或到其他教會,請問fish or志光有否想想問題之所在,是否所有問題都是出於他們呢?(九)聖經上婚姻的定義是什麼呢,fish既然有這麼b/s有意見,為什麼不直接解釋,免得大家心中有疑惑,可能你覺得是私人問題,但請記住因你是長老,你的位份,帶領全群,所以更要讓人知道,你是無可指摘的.最後願主祝福各長執,使你們有更廣闊的胸襟,接納更多寶貴的意見,使教會更越發榮耀,啊們

198.81.17.167


留跡時間: 2001/09/18(18:23:16)
留跡作者: 紳 士: 請長老小心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卑微的說:
請教會長老不要給這位筆名同路人任何書面判決,God-man Watch Lee的教會是鑑戒,請愛護教會的B/S把這個意見轉告他們,因為這很重要

203.78.84.10


留跡時間: 2001/09/18(18:24:08)
留跡作者: 紳 士: 請長老小心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卑微的說:
請各位弟兄姊妹留心觀察,在這網頁上,最多公開別人真實姓名的,就是這位筆名同路人.最多公開別人的私事的,也是這位筆名同路人.

203.78.84.10


留跡時間: 2001/09/18(22:32:14)
留跡作者: 紳 士: 曾受教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正氣凜然的說:
因為對於有一個專心事奉主的弟兄被停止掰餅,所以我的印象特被深刻,到現在還記得,

203.78.84.10


留跡時間: 2001/09/18(22:33:23)
留跡作者: 紳 士: 曾受教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正氣凜然的說:
這位周謹文被停止掰餅,我所記得的原因是在金錢方面,至於是否還有別的原因,我就不記得了,

203.78.84.10


留跡時間: 2001/09/18(22:34:29)
留跡作者: 淑 女: 曾受教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正氣凜然的說:
現在由他親自講出來:"記錄了梁志強對我的判決",若是由別的長老判決,我就[唔敢包],但是由梁志強弟兄判決,這位周謹文就真是不會被判決錯了.

203.78.84.10


留跡時間: 2001/09/18(22:36:37)
留跡作者: 紳 士: 曾受教
文章主題: 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正氣凜然的說:
認識梁志強弟兄的b/s,都知道梁志強弟兄的為人,和他的教導.到現在,我還是尊重他.

203.78.84.10


留跡時間: 2001/09/19(01:19:58)
留跡作者: 紳 士: 念主愛的人
文章主題: RE: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不好意思的說:
曾受教兄:請問你所尊重的梁志強弟兄,現在還在香港神的教會聚會嗎?還有在講台上教導弟兄姊妹嗎?他所講的信息錄音帶,還有多少盒還在聚會地方供弟兄姊妹們聆聽呢?

61.18.64.167


留跡時間: 2001/09/19(01:48:20)
留跡作者: 紳 士: 藍志強
文章主題: RE: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遺憾的說:
"請長老小心","曾受教",你們是否是同一人,但是使用不同的筆名。皆因這兩個筆名發放回應時都使用同一個 IP address 203.78.84.10 。又,從你所提及的兩段說話 ----〔因為對於有一個專心事奉主的弟兄被停止掰餅,所以我的印象特被深刻,到現在還記得, 〕;〔這位周謹文被停止掰餅,我所記得的原因是在金錢方面,至於是否還有別的原因,我就不記得了, 〕你是否是一個老老信。若是,我估計是1981年以前信主的那代人。若還在香港神的教會中聚會,這代人已經屈指可算。倘若不是老老信,我很佩服你能夠收到有關周謹文弟兄這些料,因為我是1981年3月信主的,那時我還不知周謹文兄以及有關他的事。   以下,我有一點意見。請"長老小心,曾受教",倘若你們是同一人並且是老老信,我見意你使用真實的名字,這會加強你所講的真確性及說服力。並且光明正大一點。  若你是使用寬頻上網,要注意一下 IP address。因為顯示了固定的 IP Address 時,(給人知道你正在上網),並且你是以寬頻上網,這會較易被人透過所顯示的那個 address 來進入你的電腦內。所以,請你注意一下。   我一直都想,為何以林志光為首的那顆長老們,會對"周謹文同路人"這麼大反應? 這使我好好奇。心裡也有一些疑問。  謹文兄,願主安慰你的心!   

203.198.32.59


留跡時間: 2001/09/19(01:54:18)
留跡作者: 淑 女: april
文章主題: RE: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訝異的說:
曾兄:本人所發問的問題,可否代本人呈給余弟兄,或有關人士代轉亦可,請余弟兄親自作答,可email給我,因為在此十多年了,眼看很多B/S的後退,十分之痛心,如不是對余弟兄還有一點信心,我也不想發問這些問題,主知道我的心,做甚麼事情出發點都是希望年幼的B/S得益處,顧砷看守教會,使我們放下自己,使我們真的活出彼此相愛的心,啊們

198.81.17.44


留跡時間: 2001/09/20(08:52:48)
留跡作者: 淑 女: 各處求告主名的人
文章主題: RE:RE: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我所記得的原因是在金錢方面",曾兄,就我所知,林志光(應是教會有問責性的代表吧!)在七月公開聚會中(第一次家團長會及翌日的禱告會)從未有提及同兄因"金錢"問題被禁掰餅,若有請教會方面提出有歷史及應受性的書面証明了,因禁止掰餅是嚴肅的教會指令!若你以為你的手法只是為了"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你是否考慮用愛及智慧挽回彼此在主內的關係呢?

202.67.238.250


留跡時間: 2001/09/20(08:58:58)
留跡作者: 淑 女: 各處求告主名的人
文章主題: RE:RE:RE: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請教會長老不要給這位筆名同路人任何書面判決,God-man Watch Lee的教會是鑑戒,請愛護教會的B/S把這個意見轉告他們,因為這很重要",請兄,退一萬步說,是否有人利用了書面判決攻擊教會,就不給他較公平、公正、公開、有問責性的書面紀錄呢?我們不是包青天,非常的人用非常方法,我只知道,大家在神面前本相也是罪人!

202.67.238.250


留跡時間: 2001/09/20(09:07:37)
留跡作者: 淑 女: 各處求告主名的人
文章主題: RE:RE:RE:RE:RE:林志光、羅湘文、狄惠榮,請「饒恕」我吧!
發表內容:

很開心的說:
整件事最無謑及荒謬之處是:林生作為被指控的人,竟然成為同一件事仲裁人,執法及判刑者,被告人作了同時是原告人的法官?不知所云!應該在執事(全職及帶職各半)團隨機抽30%及在成人、文員及學生帶領抽30%,非帶領有好明聲的信徒抽40%組成獨立調查組,完全獨立於權力架構才有公平,公正及公開的過程及結果!

202.67.238.250

Hosted by www.Geocities.w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