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荷蘭人》

Der fliegende Hollander

三幕浪漫歌劇(原本是獨幕歌劇,及後因當時歌劇形式多是三幕式才改成三幕,不過現在有些演出也是無間斷的。)

音樂•劇本:理查•華格納

大部分改編自德國浪漫派詩人海涅原著《史禡貝勒渥普斯基先生的回憶錄》(Memoirs des Herr von Schnabelewopski,1834)及小部分參考豪夫的《幽靈船的故事》(Die Geschichte von Gespensterschiff, 1826)

首演:一八四三年一月二日,德勒斯登,由華格納親自指揮

第一幕 - - > 第二幕 - - > 第三幕

《劇中主要人物》

荷蘭船長 ( Der Hollander ) .............................男中音

達朗德 ( Daland ) / 挪威船長..................... ....男低音

珊塔 ( Senta ) / 達朗德的女兒.........................女高音

瑪麗 ( Mary ) / 珊塔的奶媽...........................女低音

艾瑞克 ( Erik ) / 年輕獵人,珊塔的情人................男高音

挪威船舵手 ( Steersman )...............................男高音

挪威水手、荷蘭船上的水手和當地的少手

時代背景 : 18世紀的挪威海岸

: 荷蘭船長,中: 珊塔,: 艾瑞克

《劇情簡介》

挪威峽灣海岸邊

 

(No.1)一艘挪威船為了躲避海上突如其來的暴風雨,便暫時駛進挪威南部的峽灣海港中避難,船長達朗德指揮水手們安定船隻,待風雨過後再行出發。他吩咐舵手留守在甲板上觀察狀況後,便和其他水手下船艙休息。舵手為了打發時間、同時避免自己打瞌睡,於是唱起思鄉之歌,但沒多久,就因體力不支而陷入夢鄉了。

就在這時候,一艘有著血紅色大帆,漆黑色船桅,看來氣氛詭異的船隻亦被海浪逐流,進入海港拋錨,並捲起了船帆。這就是傳說中的「幽靈船」。待幽靈船停妥後,船上走下一位面容憔悴蒼白的男子,他就是受上天詛咒的荷蘭船長;(No.2)荷蘭船長感嘆自己受上天的命運,雖然他曾嘗試以自殺、或是將船開向礁石猛力撞擊,但都達不到解脫的效果,因為上天所賜予他的,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長期折磨。他何嘗不希望能夠找到一位真心愛他的女子,但是這麼多年來(註:荷蘭船長在海上已經漂流了不知有多少個年頭),並沒有女子把自己的貞操奉獻給他,其實他早就不抱任何希望,現在他只祈求永恆的毀滅、一了百了。

(No.3)挪威船長達朗德休息過後,回到甲板上視察狀況,卻見到旁邊停了一艘氣氛鬼魅的大船、還有一位面容憔悴的男子。他詢問起對方的來歷,荷蘭船長幽幽地說:他來自遙遠不知名的地方,這次上岸只求再次尋得一位真心愛他的女子。同時荷蘭船長也問到:達朗德是否願意邀請他到家中小歇一番?如果願意的話,荷蘭船長將有金銀珠寶相贈。達朗德眼見財寶當前,滿心歡喜就答應了下來;而荷蘭船長又提出了第二個請求:達朗德家中是否有女兒?有的話,可否引見介紹,或許能牽成一段姻緣,到時荷蘭船長身上的詛咒就可破解。達朗德心想,他只不過是為了避海上風雨來此暫歇,卻意外地撿到了一筆財富和這位「準女婿」,於是他也滿口答應將從中搓合。

此時挪威船上的舵手高喊「南風再起!」,於是水手們忙著收錨啟航回家,在挪威船長的帶領下,荷蘭船長的幽靈船也尾隨在後,前往達朗德家中「提親」。

: 一位荷蘭船長魯莽地向魔鬼起誓,要繞過某一個峽角,結果中了魔鬼的詛咒,必須在海上航行直到有女子真誠的愛才能解脫。

挪威船長達朗德家中

 

圖: 村莊裡的女孩們齊聚在達朗德船長家中

(No.4)村莊裡的女孩們齊聚在達朗德船長家中,在珊塔的奶媽瑪麗的帶領下,忙著紡紗織布,並唱著紡紗歌,等待水手們的歸來。珊塔在一旁望著牆上荷蘭船長的畫像出神,奶媽要珊塔不要浪費青春時光在一幅畫像上面,其他的女孩們則是半開玩笑地嘲弄著珊塔,「居然會為一幅畫多愁善感!」而珊塔則是不服氣地唱出一段漂泊荷蘭人的「敘事曲」,告訴大家有關荷蘭船長的傳說故事:一位被上天詛咒的航海人,必須在海上不斷漂泊,每七年才有一次上岸機會,如果他遇見一位真心愛他的女子,詛咒將會解除。珊塔愈唱愈投入,最後竟當眾宣佈:她就是那位解救荷蘭船長不幸命運的女子,她肯獻出貞操!眾人一聽,大為吃驚。

(No.5)此時,獵人艾瑞克進來通報挪威船返回的消息,女孩們則是忙著準備迎接水手們的工作,只留下珊塔與艾瑞克兩人。其實艾瑞克對珊塔癡情已久,始終未獲得珊塔的具體回應,而珊塔的父親又嫌艾瑞克出身低 : 只是一名獵人,並不贊成兩人的交往,而當艾瑞克聽見珊塔又當眾宣佈即將要獻身解救荷蘭船長,讓艾瑞克更加氣餒。不過艾瑞克也向珊塔提出一項「警告」,他說自己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一天來了一艘異國船隻,船靠岸後上來了兩位男子,一位是珊塔的父親德朗德,另外一位則是身穿黑衣、面容憂愁的外國人,與牆上畫像一模一樣,珊塔熱情地上前擁抱外國船長,然後兩人出海離去。珊塔為著艾瑞克的夢感到欣喜不已,這表示她之前所預感的果真沒錯;艾瑞克聞言大為驚恐,他在憤怒與傷心之下匆忙離去,只留下珊塔一個人望著荷蘭船長的畫像繼續沉思。

圖: 珊塔第一次與荷蘭船長見面

(No.6)就在這個時候,達朗德也帶著荷蘭船長回來,珊塔無意間回過頭看見他們,嚇了一跳。她趕忙問起父親,這位異國男士是誰?達朗德則是熱心地為珊塔與荷蘭船長相互介紹,他告訴珊塔這是一位「既慷慨、又富有的男士」,同時他也向荷蘭船長稱讚自己的女兒是「世間少見、又美麗、又善良的女孩」,他肯定珊塔絕對會是荷蘭船長眼中最好的選擇。當達朗德在遊說「雙方當事人」的同時,珊塔和荷蘭船長彼此的目光卻一直停留在對方身上,但又說不出話來,而達朗德說出這客人是誠心來向她求婚後,便識趣地暫時迴避,讓他們兩人單獨交談。荷蘭船長與珊塔相互注視了一段時間,兩人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荷蘭船長認定珊塔就是他的救贖天使,而珊塔也熱情地宣告:她將獻出永恆的忠貞與愛情,來征服撒旦的魔咒。

當達朗德再次回來的時候,原本陌生的小倆口,似乎成了相知相惜的終生伴侶,而達朗德也興奮地擁著珊塔和「準女婿」,歡喜參加宴會去。

碼頭岸邊

 

(No.7)挪威水手在平安歸來之後,和心愛的女孩們在碼頭舉行慶祝酒宴,並唱出[水手合唱],他們也邀請同樣停在岸邊的荷蘭船水手加入他們;他們向荷蘭船呼喚多次,均未獲得回音,於是開始懷疑這就是傳說中的「幽靈船」。突然間,岸邊風浪大作,荷蘭船上傳出鬼魅般的歌聲,挪威水手試著以快樂的飲酒歌聲壓過對方,但最後終被荷蘭船上的幽靈歌聲佔了上風,挪威水手在恐懼中一哄而散。這時風平浪靜,恢復原來的寂靜。

(No.8)隨後珊塔與艾瑞克上場,他感嘆被珊塔拋棄而悲傷。艾瑞克不相信珊塔竟然答應一位素未謀面的男子的求婚,他請求珊塔回心轉意,不要忘記當年曾經許下相愛的諾言,但珊塔心意已決,婉拒了艾瑞克的要求。就在倆人言談之間,荷蘭船長剛巧經過,他以為珊塔背叛了拯救他的誓言,在心灰意冷之際,準備再次起航,繼續漂泊的生活,然後告訴珊塔自己受到恐佈懲罰了,他認為珊塔與其分擔詛咒,倒不如在此過著快樂的生活,說完便乘船出帆。而珊塔為了證明自己的忠貞與愛意,珊塔掙開父親與艾瑞克的手,便攀上岸邊一塊高聳的礁岩,縱身跳下海中,和荷蘭船長的幽靈船一同沉沒大海。在一陣洶湧狂濤之後,海面上浮起了荷蘭船長與珊塔相擁的身影,這時天上射出一道耀眼的曙光,之後兩人昇天而去。

圖: 珊塔跳下海中

劇終

<漂泊的荷蘭人>之首頁

<漂泊的荷蘭人>之初階

<漂泊的荷蘭人>之高階

<漂泊的荷蘭人>之唱片指南

華格納作品首頁

華格納首頁

我的首頁

 

Hosted by www.Geocities.ws
GridHoster Web Hosting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