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華人晚期癌病者關顧策略

 死亡階段關顧策略
1回應噩耗時期
病者之回應,往往基於病者性格理型(Personality)及價值取向
認清病者的性格理型,然後與病者談論噩耗,且以真理幫助他們接納事實,以及決定餘生的方向。
2積極另類治療時期
在一般華人的認識中,另類治療乃是指中草藥及成藥這兩大類
協助病者及家人認識另類藥物及營養品。 並按照真理處理其希望與失望的心境。
3積極頤養治療時期
頤養(Palliative Care)可譯作寧養或善終關顧
協助病者、家人與醫護人員有適切的溝通,以配合頤養治療,並按照真理處理病者與家人的預期哀悼心情(Anticipating Grief)。
4臨終時期
視乎病情,病者臨終時可分為昏睡主導臨終期或幻覺主導臨終期
協助病者寧靜安養,協助家人了解病者臨終時期之表現,直教生死兩相安。

根據本人的研究及觀察,西方文化中的醫護人員,視病者為治療之決策者,病者自然有權知道病況與治療方案。 但在華人的文化中,病者家人纔是治療方案的決策者;而病人通常是免受刺激的受保護者。 學者對死亡階段研究,先後以情緒、生理作生命終站的階段。 至於華人文化因素,西方學者自然甚少涉獵;多倫多華洋雜處,兼收並蓄東方及西方研究資料,期待賢者共同交流,直教生死兩相安,是為至禱。

  1. 回應噩耗時期關顧策略

  1. 何謂回應噩耗時期

當晚期癌症病者步入生命終站前,大多會經過以下四個時期:一、回應噩耗;二、積極另類治療;三、積極頤養治療;四、臨終時期。 為此,屬靈關顧者宜因應病者及家人每個時期的需要,訂定關顧策略,務求直教生死兩相安。

所謂「噩耗」就是醫生告知病者所患的是絕症;病者回應噩耗的態度,往往因人而異。 我在新寧醫院南安省癌症中心作學習及研究期間,曾有機會與驚聞噩耗後的病人交談。

通常,開始時病人仍然能夠安坐診室,等候醫生進行例行覆診;那一刻,病人的情緒是平和的。 但當醫生向他宣佈病情(噩耗)之後,接著病者就會被告知,我將會與他進行交談,接下去就可能完全換上另一幅圖畫。

  • 不同人有不同反應
  • Kubler-Ross醫生在「生寄死歸」(On Death And Dying)一書上說得好,「你們以怎樣的態度過活,也會以同樣的態度面對死亡。 」很明顯,不同類型的病者,會有不同的反應。 最常見的反應有:

    感受型(Heart Center)的病者—傾向於深切感受到死亡臨近的傷痛;

    理性型(Head Center)病者—則傾向於按耐情緒,認真地查問前路如何,並積極尋求各種出路的可行性;

    肝膽型(Gut Center)的病者—較傾向於表達情緒反應,例如狂笑、怒吼;不甘心坐以待斃,會馬上部署解決問題方法。

  • 關顧者應有的準備
  • 屬靈關顧者切忌將心比己,以爲一己的感受便是病者的感受。 需知道,關顧者與病者的性格理型若然不相同,那麼他們對生活的態度便截然不同,面對死亡威脅之取向自然大有差異。 除非我們已了解病者對噩耗的看法,否則,我們對病者的安慰與勸告,根本就徒勞無益。

    以下是屬靈關顧者,在協助晚期病者渡過「回應噩耗時期」時應有的準備:

    1. 實況檢討

    實況檢討就是尋找關顧者與病人背景、生活態度相異點,從而區分兩人的分野。 實況檢討可防止我們過於認同病者的悲苦;此舉提醒我們一方面需要了解病者,另一方面則要肯定自己不是病人。 因此,病者的遭遇無必要臨到自己身上。

  • 了解病者性格理型
  • 死亡是人類的公敵,沒有人歡迎它。 可是,不同人的性格,對死亡均有不同的看法;多了解病者平日的生活態度,正是了解病者性格理型的最好方法。 關顧者切忌以自己的性格理型強加在病者身上,強求為病者去尋求出路。

  • 對待病者情理兼容
  • 關顧者可以同情病者面臨死亡的恐懼、憤怒與受傷, 但亦需要在適當時候挑戰病者,幫助他們面對現實,善用餘下時光。 這樣才算作為實際又有建設性的做法。

  • 驚聞噩耗期—關注與回應
  • 親友病情陷入晚期,身邊的關顧者當然感到難過;很多時面對受苦的病人,難免欲語無言,不知所措。 因此,關顧者宜先透過聆聽者的言語,觀察他們的行為,尋出病者所屬的性格理型,務求清晰地掌握到病者的心態,才作出適合的對策。 切忌將心比己,以自己的主觀感受來要求病者去「聽取意見」,「節哀順變」,「馬上行動」等;也許這些都是好意見,但病者卻不一定合用。

    通常關顧者的回應策略有二:

    回應策略一: 關顧者宜先聽,再問,後講。

    須知道病者性格理型人人不同。 除非我們先聽聽病者心聲,再問一些澄清性的問題,務求對病人心態有全面了解,否則關顧者所講的話並無安慰果效。

    回應策略二: 掌握病者關注點背後的情緒(喜、怒、哀、懼),反覆思量情緒背後的因由,然後才提出解決的方案。

    以下是一些應用的例子:

    1. 病者感到一旦癌症醫生向他們宣佈患上晚期病的同時,即等同暗示已經放棄對他們作出醫治;換言之,病者將要面對死亡的威脅。 不同類型的病人,就會有不同的反應,所以關顧者必須了解透徹,才能「因人施助」。

      肝膽型(Gut Center)病者 — 通常容易對死亡感到憤怒,甚至會即時爆發強烈反應;往往會爭取在最rgb時間內另尋出路,例如要求出院,飛返原居地求醫,接受另類療法等。 其實他們的反應和行動,都是用以掩蓋內心不安的情緒。

      頭腦型(Head Center)病者 — 會避開死亡逼近的事實,將自己的內心世界隱藏起來;但卻傾向於考慮各種療法、經濟及家人等有關因素。 這種人通常會預先訂定自己情緒反應的模式,例如不容許自己悲觀,要求自己有信心等;然而當他們的理性失控時,就會立刻陷入絕望的深淵,無法自拔。

      感情型(Heart Center)病者 — 會對死亡、個人及家人感到很是哀傷。 他們所流露出來或隱藏於內心的情緒,均會令身邊的親友覺得十分傷痛。 當病者感到缺乏共鳴時,他們就會做出一些負面的行為,包括傷害自己—例如拒絕進食食物或藥物,藉以引起別人的注意。

      當病者感到被醫生棄絕,不再給他們診治的時候,關顧者要特別細察這種感受。 須知道人一旦受到棄絕,內心感受自然極其複雜;在弄清楚他們的感受之前,任何勸勉及建議,均可能流於表面化,甚至令病者感到更加孤立,無人明白其內心苦楚。

    2. 病者希望知道他留世的年日:

      一般而言,病者最希望知道自己尚餘多少壽數。 其實,除了掌管人生命的神之外,無人能給予確實答案。 就算是醫生,也只能按照腫瘤的大小,病情的輕重來作出「中位數」估計;所謂「中位數」乃是大部分類似病患者的尚餘壽數。 但由於每個病人的身體狀況,醫療效果均有差異,病者其實毋須以中位數來衡量自己在世的年日。

      肝膽型(Gut Center)病者 — 傾向於否定壽命中位數。 總是希望能夠完成更多工作。

      頭腦型(Head Center)病者 — 傾向於接納中位數。 會以按時完成個人,家人,事業等指標為首要事宜。

      感情型(Heart Center)病者 — 深感受著短壽命的威脅,容易墮入自我放棄的陷阱。 關顧者宜向病者指出,壽命中位數並非病者壽限。

      若能因應病者的性格理型,協助他們訂定合理目標,善用餘生,這才是關顧者發揮幫助病人的真正意義。

  • 另類治療時期
  • 晚期癌症病患者驚聞噩耗之後,往往感到西醫放棄了他,不再顧他死活,這時頗多病者會轉投另類療法。 所謂「另類療法」,就是西醫所提供的一般治療以外之方法,其中包括:氣功,針灸,傳統中草藥和成藥等。 作為關顧者,不宜在這個階段向病者推薦任何療法,原因是病者和家人對另類療法,可能會抱有很大的希望;而通常鼓吹這些療法的「好心人」,都會講出很多療效顯著,病者得著醫治的成功病例。 這些「故事」往往為病者和其家人帶來不少假希望(false hope)。 然而,當他們一旦發覺那些另類治療失效,眼見用藥者病情日趨惡化,病者和家人就會很容易陷入極度絕望之中。

    在這個時候,關顧者只可以細心聆聽病者用藥前後的心情,並引導病者和其家人思考一些選用另類療法的問題:

    1. 病者或家人願意花時間研究或調查另類療法的作用和背景嗎?

    2. 當病者和家人選擇另類療法,又或者開始減慢甚至放棄西醫療法時,他們承擔得起作出這個決定的責任嗎?

    3. 當聽者決定使用中成藥或草藥時,病者宜確實知道其病理名稱,病情深度,以免亂投藥石。

    4. 聽者之主診醫生對這些另類療法有認識嗎?可否請主診醫生提出參考意見?

    5. 病者與家人可需要藥劑師提供用藥知識,從而避免中西藥互相衝撞之可能性。 又或者可否請藥劑師,提供一些藥物中毒時應如何處理的知識等。

    6. 病者和家人願意付出多少金錢,來試用這些另類藥物呢?

    7. 這些另類藥物需試服多久才見效?病者在什麼情況下,就應該停止使用這些藥物呢?

      通常病人為了叫家人放心,又或者為了感激家人,不惜花費大筆金錢作出盡力的醫治,他們對藥物的果效,往往會採取報喜不報憂的態度。 反之,病人寧可將接受另類療法的感受告之關顧者。 此刻,關顧者在徵得病者同意下,不妨坦然將實情轉達家人,以免繼續浪費金錢,卻收不到療效。

    關顧者宜鼓勵家人向加拿大防癌協會,查詢另類療法之意見。 (電話:1-888-939-3333)。 又或關顧者可前往圖書館,查閱下列提供的醫療英文刊物:

    Alternative Therapies in Health and Medicine
    The 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以証明某種另類療法之成效,藉以幫助病者及其家人了解真相。

  • 頤養治療期的關顧策略
  • 頤養療法概要

    以下跟大家探討關顧者與第三期病者的相處技巧,好使病者及其家人的生命,過得更有意義和盼望。

    「頤養」(Palliation)一詞始於英國,過往曾譯為「姑息療法」、「善終服務」或「臨終關懷」等,可見其譯意頗為負面。 本文稱之為「頤養」,乃取其幫助病者身心寧靜安養,頤養天年之意。 一般來說,病者在第一個時期,身體大致上仍能如常作息;進入第二個時期,病者則大多會投向另類療法,心存僥倖痊癒的期盼。 至於進入第三個時期,由腫瘤所引發的病徵就陸續出現,過往心存的假希望亦會漸趨幻滅。 在這個階段,雖然一面仍服用另類藥物,但另一面也會同時轉求西藥,藉以控制因癌病而引起的痛楚等病徵。

    在北美洲Palliation與Hospice(貧病)是通用的,兩者均有「頤養」的含意,其正面意義就是透過藥物控制病徵(symptom),再加以心靈支援(spiritual support)來把晚期病者的苦難減除。 也許我們可以用一條類似數學方程式,來表達「頤養療法」的意思。

    頤養服務=藥物控制病徵+心靈支援

    頗多病者與其家人認為,頤養治療並未能根治病源,其作用只不過是使病者感到「舒服些」,因而忽視其治療價值,甚至不值一提。 其實,能夠接受頤養服務的病者和家人,往往能夠控制對死亡的恐懼,透過藥物和心靈支援舒緩病徵;病者因而頤養天年,其作用不可謂不大。

    一般而言,頤養服務能控制及舒緩之病徵包括: 鎮痛,呼吸困難,作悶作嘔,口腔潰爛,便秘…等。 若再配合化療及電療的療程醫理,便可望控制腫瘤,使病者如常生活。 至於心靈支援部分,則集中在鎮痛(特別是心理及情緒上的痛楚),減低對死亡的恐懼,以及建立有盼望的人生觀等幾方面。

    要知道,晚期癌症病者若能獲得良好的頤養服務,對其家人和自己都極其重要,萬萬不能忽視。 因此,晚期病患的關顧者的適切關顧態度,就顯得更為重要了。


    Copyright © 梁應安 版權所有 James Yeng-On Leung All Rights Reserved

    Hosted by www.Geocities.w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