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華人晚期癌病者的死亡挑戰

現在讓我們來看一看三個有關死亡階段的研究。第一個死階段的理論是 Elizabeth Kubler-Ross 醫生的五個死亡的階段論。第二就是Robert Buckman醫生的三個死亡階段論。第三就是梁應安的四個死亡階段論。

三個有關死亡階段

Elizabeth Kubler-RossRobert BuckmanJames Yeng-On Leung
────噩耗 (The Breaking of Bad News) – 病者步入生命終站 (The beginning of the imminent death)
否認及與其他人隔絕時期(Denial & Isolation)面向威脅期(Facing the threat)回應噩耗時期(Facing the threat with personality type)
憤怒或遷怒他人時期(Anger)

討價還價時期(Bargaining)

憂鬱時期(Depress)

晚期病病徵顯現時期(Being ill)積極另類治療時期Aggressive AlternativeTreatment("Normal living" stage)
積極頤養治療時期頤養(Palliative Care)可譯作寧養或善終關顧Symptoms-controlling(Bed-ridden stage)
接納時期(Acceptance)最後時期(The last stage)臨終時期(Void stage)
──── Two Roads to Death:

<Low Road>       <High Road>

  1. 五個面臨死亡階段

坊間最流行Elizabeth Kubler-Ross 醫生「五個面臨死亡階段」的觀點。 為方便討論及批評,簡介及其理論如下:

  1. Kubler-Ross 醫生簡介
  2. 第一個階段:否認及與其他人隔絕時(Denial & Isolation)

    病者知道自己身患晚期病之後,便對身邊的人不瞅不睬,獨個兒悶悶不樂;但卻否認身患晚期癌病,自欺欺人。

    第二個階段:憤怒或遷怒他人時期(Anger)

    當病者病情惡化,又或者病者知道不可再自欺欺人時,病者的情緒變得容易憤怒。 家人照顧略有不合心意之際,便大發雷霆;又或者把自己身患重病的原因,歸咎過往醫生誤診,拖延挽救機會;又或者指責某些家人惡對待之,使病者抑鬱成病等等。 在遷怒時期,病者與家人關係便會轉趨惡化,言語間彼此傷害或啞忍,埋藏怒氣於心底。

    第三個階段:討價還價時期(Bargaining)

    當病者知道無法自欺欺人,又知道遷怒無益,病者便轉向上蒼討價還價,祈求醫治。 在這個時期,病者和家人都會向上蒼祈福,心中默許種種報答鬼神保佑的承諾,其中包括禁戒遷怒,禁戒某類食物或付出金錢報答鬼神之類。

    第四個階段:憂鬱時期(Depress)

    當病者知道無法自欺欺人,又知道遷怒無益,轉向上蒼討價還價又告失敗時的情緒反應。

    第五個階段:接納時期(Acceptance)

    當病情轉趨惡化,病者與家人就已進入預期哀悼的情緒;病者心境轉向接納現實,身心也轉為空洞,對一切身邊事物也變得無所謂了。

    這套五個面臨死亡階段,源自一位美國女醫生Elizabeth Kubler-Ross的著作「生寄死歸」(On Death and Dying)。 此書已刊行三十年,至今仍受人看重,成為生死學的經典。 在我看來,這是一本好書,它能幫助讀者了解病者種種情緒反應和背後因由。 作者闡述與病者對話記錄(Verbatim),頗多精闢之處,可供關顧晚期病者的家人和朋友參考。

    不過,這「五個面臨死亡階段」的差誤,卻在於病者的情緒,根本是不可能以邏輯方式單向發展的。 據我多年在新寧醫院晚期癌病頤養病房臨床觀察所得,病者情緒甚至可以一日數變,極少是從一個階段,按步發展至另一個情緒階段。 因此我同意西乃山醫務社工Michael Chiban博士的見解,認為Elizabeth Kubler-Ross的研究缺乏社會科學數據支持;因為其中有些受訪者,甚至尚未知道自己身患晚期病呢!

    故此,我不反對可以「生寄死歸」作為與病者交談之道的參考,但絕不宜盲目地依照其五個階段之說法來行事,以免延誤與病者建立信任的機會。

  3. Robert Buckman醫生的三個死亡階段論
  4. 如果你要問:那該如何掌握病者的情緒呢?我樂於推介Robert Buckman醫生的著作「I don't know what to say」(欲語無言)一書。 這位作者在新寧醫院行醫,其簡介如下。

    Robert Buckman醫生簡介

    Buckman指出病者的情緒有三個發展時期:

    第一個時期:面向威脅期(Facing the threat)

    病者個人的性格,身處的環境往往影響了他的情緒反應。

    第二個時期:晚期病病徵顯現時期(Being ill)

    病者在知道自己身患晚期病初時,外表上身體機能尚能如常運作;但在第二個時期,病徵顯現,他們多不能如常生活,需要倚靠他人照顧起居生活。

    第三個時期:最後時期(The last stage)

    病者會感到空虛(void),身體機能衰退直至死亡臨近。 這當然會影響病者生理,同時也會引發出不同的心理反應。

    以上簡介了兩種面臨死亡的階段論,讀者可以自己判斷何種說法較為合用,我個人則認為Buckman的理論,較為切合實際情況;誠然人的情緒並不一定是依邏輯性發展的,因此,我認同病者情緒應受著其性格和病情作出互相影響。 我的看法是關顧者若能以Buckman的理論為綱,再輔以「生寄死歸」一書的對談技巧,那就應該可以有效地幫助病者了。

    至於有關華人文化中的面對死亡階段論,以及如何對應該病者情緒,我將會在下面與讀者探討。

    關顧晚期癌症病者,要訣在於認識其面對死亡挑戰之每一個階段;原因是關顧者需要和病人同行伴走,助他渡過生命終站前的日子。

    上文曾經介紹Kubler-Ross醫生的五個死亡階段論,及指出這個階段論並不正確;因為人的情緒不能以邏輯形式發展。 另一位醫生Robert Buckman則以病情,生理狀況來界定晚期病者的三個死亡階段。

    本文將加入對華人病者的觀察,向您介紹本人主張的四個死亡挑戰階段論,以作關顧者參考之用。 並於每個階段之後,簡介一些適合華人文化之關顧策略,並列舉以真理及愛心對待病者的做法。


Copyright © 梁應安 版權所有 James Yeng-On Leung All Rights Reserved

Hosted by www.Geocities.ws

1